第10章 又见前夫(一)

纪烟雨心惊胆颤,闭上了双眼。 树林里一片寂静,甚至连鸟叫虫鸣也无,似乎是一瞬,又像过了许久。 要不是那三只羽箭还在,纪烟雨怀疑刚刚经历的一切全是幻觉。 不知何时,有点

《嫡女烟雨》

纪烟雨心惊胆颤,闭上了双眼。

树林里一片寂静,甚至连鸟叫虫鸣也无,似乎是一瞬,又像过了许久。

要不是那三只羽箭还在,纪烟雨怀疑刚刚经历的一切全是幻觉。

不知何时,有点点阳光穿过茂密的枝叶洒在两人身旁的草地上。

“少爷”

“裴公子”

“纪小姐”

家丁仆役终于找了过来。

纪烟雨蓦地松了一口气,她才发现自己的内衫全湿透了。

裴元启也好不到哪里去了,他缓缓地跪坐在纪烟雨旁边,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打湿了鬓边。

两人都没有说话,你看我,看看你,又同时笑了起来。

纪烟雨虽是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

…………………………

再次看到同福客栈老板娘的时候,伏在马背上的纪烟雨觉得恍若隔世。

虽然对方一眼都没瞧她,老板娘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裴元启身上。

“哎呦呦,我的亲娘哎,这么会狼狈成这样,唉,你们几个眼瞎了!还不赶紧扶裴公子进来!”

“还有你,瞅什么瞅,说你呢,去,把我房中的信阳毛尖拿来,待会我亲自给公子烹茶!”

“什么?不劳烦我?哪里,哪里,伺候公子是我的福分,哪里劳烦啊?”

趁着裴元启乏力,老板娘早就挤走了他身边的书童,说是帮忙搀扶,简直就是半个身子都挂在裴元启身上!

一双媚眼滴溜乱转,故意顺着裴元启汗湿的领口往里看,一双涂着丹蔻的小手不时摸摸这儿、蹭蹭那儿。

“哼,狗皮膏药!”

青儿看不过,嘟着小嘴,把气都撒在手帕上,几乎把费了半月才做好的秀帕绞成八瓣。

纪烟雨“噗嗤”笑出声来,“死丫头,你有空看热闹,没空扶我下马不成。”

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够裴元启听见。

未来的裴相耳朵一红,一晃膀子,勉力把“狗皮膏药”推离了三寸,转过身来,咬着嘴唇,也不看众人目光,固执地向着纪烟雨伸出手去。

“公子,别,别,您都累成这样了,让我们扶小姐下马。”

“您别跟我见外,客气什么?哎呀,您别又又又推我啊!”

纪烟雨由衷地笑了起来。

只是笑意还未到眼底就已经凝固在嘴角。

跟祖母、裴老太君一起迈出客栈大门的还有一个人。

虽然他的半边脸在阴影处,单单露出来形状美好的嘴唇和尖尖的下巴,纪烟雨还是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

“娘子,别动,让为夫给你画眉。”

“娘子,这孩子虎头虎脑,就叫虎哥儿怎么样?”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中宫纪氏,无德无才,嫉妒成性……兹赐酒一杯,以示皇恩,钦此!”

十年夫妻,如今陌路。

裴元启从未在纪烟雨脸上看到这般神情,吃惊、激动、悔恨、厌恶……而后又归于平淡。

他默默垂下手去,转过头,静静地打量来人。

来人头束金簪,身着紫袍,一双眼睛亮似星辰,满脸笑意,但看向纪烟雨的眼神却复杂难辨。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不简单。

“雨姐儿,你没事吧?”

“启哥儿,你怎么样?”

两位老人家冲下台阶,青儿早扶了纪烟雨下马。

“祖母,烟雨让您担心了!”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那厢裴老太君虽然没说话,眼睛却刀子似的,刮的裴元启面皮生疼,分明是怪他冒险行事,不爱惜自己。

瞪完自家孙子,裴老太君清咳几声,“雨姐儿、启哥儿,还不过来见过晋王殿下!”

“殿下恰好路过此地,听说了惊马的事儿,二话不说,借了好多侍卫给我们,方这么快寻到你二人。”

“谢过王爷”,纪烟雨和裴元启齐声拜道,竟像是约好的那般。

两人也没想到,回答的这么有默契,又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出了笑意。

裴元启谢的是实心实意。

他抬眼看去,却见晋王刘湛不知何时收了笑容,狠狠盯着他,双目阴森,好像豺狼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他以为看错了,再一眨眼,果然,还是那个春风拂面的英俊青年。

难道自己眼花?

他正寻思着,便听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

“这便是右相的嫡孙,啧啧,老太君,莫怪小王唐突,右相有孙若此,将来定是雏凤清于老凤声啊!”

要知道,本朝中宫无所出,故这晋王和湘王都是太子的热门人选,尤其是这个晋王,近年来风头极盛。

得了他的夸奖,裴元启的仕途怎能不坦荡?

裴老太君乐得合不拢嘴。

“这位便是纪小姐?”

见哄的老太君开心,晋王又换了目标。

纪烟雨抬头,对上了前夫的目光。

前夫眨了眨眼,“听说纪小姐最近害了风寒,上次宫宴都没参加,如今可大好了?”

纪烟雨不知道他这是眼睛有问题,还是真在抛媚眼,只是机械答道:“七七八八而已。”

意思是,我还没好利索,别来招惹我。

哪知前夫抚掌笑道:“如此便好,那纪小姐好好准备,赏花宴上也好让小王一睹风采。”

纪烟雨抬头,嘴巴微张。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臭不要脸的!

便是前世,这人对自己虽然是忽冷忽热,可全然不是眼前这个破烂泼皮户的样子!

晋王看她吃瘪,目有得色。

转身对老侯夫人道:“都说纪家有女百家求,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老侯夫人先还担心纪烟雨这幅形象没法入晋王的眼,毕竟她的孙女如今头上像顶了个鸡窝,身上像被猫儿挠过,就这样都能看出国色天香来,莫非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难道纪家又能出一位王妃?

老侯夫人对晋王的好感度爆棚,嘴上却谦虚道:“哪里哪里,都是以讹传讹,以讹传讹罢了,呵呵。”

晋王朗声一笑,左手搀着裴老太君,右手扶着老侯夫人迈上台阶,“两位老寿星,小心脚下台阶哈。”

末了一回头,面向纪烟雨,口中却对裴元启道:“里面已经备下了宴席为二位压惊,裴公子怎么还不进来?”

“这就来,这就来”,不知何时,老板娘又贴了过来,不由分说,执起裴元启的一只衣袖就往里拽。

裴元启甩也甩不掉,无奈地被老板娘硬拉进门去。

纪烟雨盯着前夫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那里面分明写着四个字。

志、在、必、得!

上一篇:第9章 劫难重重(二) 下一篇:第11章 又见前夫(二)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