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舌战姨娘

纪烟雨挑了挑眉,“姨娘何出此言? 丁姨娘放下帕子,看了看老侯夫人和永定侯,微微得意。 “现下京城里都传大姑娘和裴二公子雨中共乘一辆车,还在下人面前……那个不妥,总之

《嫡女烟雨》

纪烟雨挑了挑眉,“姨娘何出此言?

丁姨娘放下帕子,看了看老侯夫人和永定侯,微微得意。

“现下京城里都传大姑娘和裴二公子雨中共乘一辆车,还在下人面前……那个不妥,总之,姑娘的名声都给裴二带累了,还提他作甚?”

纪烟雨起身,对着老侯夫人和永定侯深施一礼,“祖母、爹爹明鉴,烟雨有几句话要问姨娘。”

永定侯皱了皱眉道:“你说。”

纪烟雨对丁姨娘道:“姨娘一口一个,京城人都传,哪敢问姨娘是亲眼看到烟雨和裴二公子不妥了?”

丁姨娘收了嘴角笑容,讪讪道:“那倒没有。”

纪烟雨又道:“姨娘既然没有亲眼看见烟雨不妥,怎能保证传话的人说的一定就是真的?”

丁姨娘愣了愣,小声道,“我也没说那就是真的,只是京城人都在传罢了。”

纪烟雨向前迈了一步,“姨娘自己也说了不知道真假,却跟着人云亦云,这不是帮着外人来污蔑自家人么?

丁姨娘摆手急道:“我哪有!”

又看向永定侯,委屈道:“侯爷”

纪烟雨一摆手,“烟雨行得正走得直,不惧人言,何况烟雨此行时时刻刻都跟祖母在一起,姨娘的意思是,祖母纵容我跟外男不妥?”

丁姨娘大急,忙起身立起来道:“没有,我真的没有!”

纪烟雨步步紧逼。

“烟雨坏了名声,不说对对虹姐儿,澄哥儿的亲事都有影响,便是在这个节骨眼,一个不慎,对父亲名声都不利!”

“姨娘既然听见流言,又听之任之,不知是什么意思?”

丁姨娘冷汗都冒出来了,这个大姑娘平常斯斯文文的,自己平常便是踩一脚,只要不过分,她都是不做声的,今日却是怎么了。

当下没时间多想,只好陪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姑娘这么大火气!也是我运气不好,踩到了炮仗上,罢了,罢了,姑娘快坐下,消消气。”

说着便来搀纪烟雨,纪烟雨敏捷地避开,缓缓道:“要是污蔑我一个人,烟雨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只是这事还牵涉祖母的名声,父亲的名声,烟雨不由得不生气。”

丁姨娘动了动嘴,眼眶一红,“我也是白操心,为了这个家,我做了多少,唯有天知道罢了……”

说着,帕子一甩,开始抹眼泪。

纪青虹款款站起,轻轻扶住丁姨娘,又对纪烟雨福了福,脸上陪着笑。

“都是姨娘不好,让姐姐生气了,妹妹这就代姨娘给姐姐赔不是。”

纪青虹跟纪烟雨年纪相仿,只是个子略矮,此时身着一件窄腰水红百褶裙,头上斜插点翠步摇,悄声细语,更显得袅袅婷婷、我见犹怜。

纪烟雨微微一福,跟她行了平礼,笑道,“妹妹却是说哪里话?烟雨也怕姨娘受人蒙蔽,再者,姨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话却是谁传进府中,却是要好好追究,姨娘说是也不是?”

丁姨娘只得陪笑,胡乱点了两下头。

永定侯捻了捻胡须。

不悦道:“都坐下吧,站起来吵嚷成何体统?虽说清者自清,就像烟雨说的,这节骨眼上,不要生事儿的好,先从府中查起,肃清流言。”

又看了看丁姨娘,“小梅,我看你这阵子身子不爽利,总是懒懒的,既然雨姐儿也回来了,这事也跟她有关系,就让雨姐儿处理吧。”

丁姨娘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谢谢侯爷体恤,那就按侯爷说的办吧。”

纪青虹忙扶她到一边坐下。

永定侯按了按太阳穴,方道:“雨姐儿,你刚说有人要用羽箭暗算于你,这羽箭何在?”

老侯夫人插道:“当时幸好晋王也在附近,帮着找回雨姐儿和裴公子,顺便着侍卫拿着羽箭去应天府报官了。”

永定侯皱了皱眉头。

纪烟雨忙道:“父亲,其实侍卫拿走了两支,烟雨……还留了一支。”

说罢吩咐青儿,“去,把东西拿来。”

不一会儿,青儿拿上来个木盒子,永定侯掀开盒盖,果然见一支羽箭静静躺在里面。

永定侯拿出羽箭细细打量,只见这羽箭大约七寸来长,箭头锋利异常,箭尾灰白。

见永定侯的眉头愈皱愈深,老侯夫人连忙问道:“可有何不妥?”

永定侯犹豫道,“看这箭头做工和所用羽毛,这似乎是禁军里的军官常用的羽箭!”

“什么?”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难道是宫中有人要杀烟雨?

纪烟雨和老侯夫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是不敢相信。

“这样吧,我先找人确认下再说,眼下,这件事,任谁也不能说出去!”

话虽是对着众人说的,永定侯却是单单看着丁姨娘。

丁姨娘头上又冒出汗来,只得唯唯称是。

永定侯又嘱咐纪烟雨道:“雨姐儿,爹爹知道裴元启救了你性命,我也很感激他,只是当下,裴家出了事,此时却不要跟裴家有牵连才是。”

纪烟雨还要再说,却察觉老侯夫人拉了拉她的袖子,纪烟雨只得住了嘴,微微皱起了眉头。

…………………………

清风阁。

“啪”,一个青花茶壶被掷在地下,摔得粉碎。

“这个小蹄子,回来就跟我作对,真看不惯她那副嘴脸,明明偷了汉子,回来跟没事人似的,真不愧是那个贱人的女儿!”

丁姨娘一脸气急败坏,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嘘,娘,你小声点,如今大家都回来了,教人听见,又有一顿好闹。”

纪青虹摇了摇扇子,不以为意道。

“我怕她这个小贱人?不过就是个没娘的野种!还真当自己是纪家大小姐,我呸!”

丁姨娘变本加厉骂道。

纪青虹笑了笑,“如今母亲念叨这些又有何用?还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丁姨娘一脸茫然。

“爹爹不是让她杜绝府中流言吗?会不会查到……?”纪青虹犹疑道。

“哼,好啊,让她查,我先传她个满城风雨。”

丁姨娘叉着腰,活像一只战斗的老母鸡。

“娘,快算了,你莫要引火烧身。”

纪青虹忙阻止道。

“你们怕她,我却不怕她,李嬷嬷,你过来!”

一个四十上下,颇为精明的嬷嬷上前,丁姨娘在她耳边“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吩咐了半天。

纪青虹抽了抽嘴角,一脸地不赞同。

她这个娘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她知道现在再如何劝,也是火上浇油,罢了罢了,让她吃点小亏也好,下回行事就会带着脑子了。

…………………………

二日后,纪烟雨与裴元启的事在侯府越传越玄乎,什么佳人在白马寺夜会才子,两人遇险不离不弃啊……情节之曲折、细节之丰满,就快赶上画本子了。

“小姐,亏你还有闲心在这里看医书,你又不是大夫,看这劳什子干什么?你可知,这府中都把你说成什么样了!”

“说成什么样?说我成了狐狸精?”

“小姐,你还闹!”

青儿一跺脚,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好了,不闹了,我就等这个时候呢!青儿,去把赖管家叫来,就说我的吩咐。莺儿,去祖母那里传话,就说紫竹院中桃花盛开,我请她来赏景。”

上一篇:第15章 裴府生变 下一篇:第17 章 引蛇出洞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