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魏氏表姨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华服美妇,扶着丫头的手,款款上了四楼。 那管事忙对纪烟雨告了个罪,飞奔到少妇身边儿,“魏小姐,那个,对不住您了,本来这个时辰是单给您

《嫡女烟雨》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华服美妇,扶着丫头的手,款款上了四楼。

那管事忙对纪烟雨告了个罪,飞奔到少妇身边儿,“魏小姐,那个,对不住您了,本来这个时辰是单给您留着的。”

“只是这位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也是本店老主顾了,今天偶然路过看看,您看我们开门做生意,就得广迎八方客,呵呵……如今,还请您多多包涵。”

自打这管事一开口,华服美妇就保持着两眼望天、下巴微扬的一副倨傲之态,但听得“永定侯府”四个字,才“咦”了一声。

待将纪烟雨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华服美妇才对管事道:“如此便罢了。”

管事忙躬身道:“谢谢魏小姐!”

又忙奔过来给纪烟雨介绍:“纪大小姐,这是隆福寺魏府的小姐。”

纪烟雨心念一转,竟是隆福寺魏家!

众所周知,魏家长房嫡女入宫后诞下晋王,这魏家不就是晋王的外家吗?

再一打量华服美妇,纪烟雨心里暗暗道,真是奇也怪哉!

奇就奇在这美妇早已过了花信之年,发饰又作妇人打扮,管事却唤她“魏小姐”!

甭管心中如何翻江倒海,纪烟雨面上却丝毫不显,平静地站起身来,恭敬地行了平礼。

“魏小姐。”

那美妇不仅没有还礼,还“嗤”的讽刺一笑。

“我说纪大小姐,你母亲在这儿,跟我行平礼还差不多!”

纪烟雨淡淡一笑,“哦?不知小姐如何称呼?也好告知烟雨,莫乱了辈分。”

美妇砸了砸嘴,似在嘲笑纪烟雨这个“无知小辈”。

“你母亲不是出自青州魏氏吗?青州魏氏老早跟我们家连过宗的,论起辈分,我得叫她声表姐!”

这事纪烟雨是听过,但本是连宗,自己提起,像是故意攀附一般,如今人家提了,纪烟雨也从善如流,躬身一礼。

“烟雨见过表姨!”

那美妇脸色才好了点,随意“嗯”了一声,眼光便扫起托盘里面的物件。

管事觑她感兴趣,忙把几套首饰给她又介绍了一遍。

美妇拿起红宝石项链,眼里露出中意的神色,“这一套倒是时兴款的,多少银子?”

管事忙恭敬答道:“这一整套头面对外的价格是三千两,不过对咱店里的贵宾二千五百两就可以了。”

美妇皱了皱眉头,“啪”的一声丢下手中项链,“怎么这么贵!”

管事满脸陪笑。

“这红宝石是安南国的特产,您看这颜色,是真正的红如鸽血,一点杂质没有!而且又足足凑成一整套,且又作成了最新款,这就更难得了!”

又特意拿起几支钗,“说句实在的,这安南的红宝石矿如今是越发枯竭了,已经多年没有开凿出成色这么好的宝贝了,这一套之后没准儿就没了。”

“再说,这一套里大大小小的钗和梳子,既可以分开戴,又可以整套戴,去参加个什么宴席,都是极有面子的。

美妇眉头愈深,小声哼道:“现在有谁还会请我?”

管事只是嗯哈几声,假装没听见,面上越发显得殷勤。

只见那美妇又捡起了那条红宝石项链,“我只爱这双层项链,你单卖么?”

管事忙摇头似拨浪鼓。

“魏小姐,这是一整套的头面!单把项链卖给您,就不配套了,将来也难卖他人!还请您体谅则个。”

美妇赌气又把项链丢回盘内,“不过是拆一套罢了,以前都可以的,怎么这次偏偏不行?”

管事略显尴尬道:“虽然魏府是老主顾,可这么大的事,恕小人没法做主……要不,我还是去唤少东家来吧。”

美妇神色一变,马上道:“他不是回老家养病去了,何时回京的?”

管事不曾料想一位闺中小姐竟然知道自家少东家的行踪,一时间只好细细解释。

“东家的事,小人也不知。只知他是前日进的京。刚才小人上楼时见少东家仿佛在账房,我这就请他上来,您跟他说说,或许可以也未可知。”

美妇神态极不自然,“不,不用了,那个……”

只听楼梯口有人插言道:“有什么不好的,既然是你要,便是拆了又如何?”

美妇猛地抬头,待看清楚来人,神情越发躲躲闪闪。

纪烟雨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着灰色锦袍的青年含笑走了过来。

这青年个子不高,长得却十分秀气,不过两腮无肉,眼眶发黑,显有病容。

“怎么?刚才不是说要吗?怎么我来了,倒是不理了,这项链便折一百两与你如何?”

这青年语速极快,说话好似连珠炮,而且与美妇说话口气极其熟稔,倒像认识了多年一般。

不知何故,那美妇摇了摇头,“我不要了。”

灰衣青年勾起嘴角。

“好,买不买随你。我只想让你知道,不但你买项链便宜,你要是买一整套,我也成本出让,一千五百两如何?”

美妇猛地瞪了他一眼,也不答话,竟扶着丫头的手就要下楼。

那灰衣青年忙拦在她身前。

“好,好,我自下去便是,并不敢扫你的兴!若是父亲知道魏二小姐在我们千金阁受了委屈,只怕要扒我的皮!”

又喊管事:“老吴,你招待好客人,我先下去了。”

那管事忙应道:“小的明白,少东家放心!”

灰衣青年遥遥向纪烟雨行了个礼,又对着美妇浪荡一笑,快步走下楼去。

美妇显然不想跟他前后脚下楼,反倒回身捡了一把椅子,做到纪烟雨身旁。

她仿佛刚刚才想起纪烟雨一直在场,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讪讪找话道:“你看这宝石头面如何?”

纪烟雨点了点头,“成色确实不错,若是一千五百两真的是不算贵。”

美妇闻言,讥笑道:“不过是个小姑娘,倒是好大口气,你父亲怎肯让你买这样贵的东西?”

纪烟雨浅浅一笑,不置可否。

吴管事马上道:“魏小姐,刚才我们东家给了您这一套头面的优惠价格,不知您意下如何?”

美妇扬起下巴,混不在意道:“我本来也不缺头面,家里几套呢,不过是看着项链好,方才才问了问。”

吴管事善于察言观色,当下道:“那是,那是,小姐的头面定是极好的。”

美妇的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一片静默中。

管事本来以为,今天是很难有进益了。

面上虽不显,心里难免泄气。

忽听纪烟雨柔声细语道:“我看这宝石头面确实不错,吴管事,不如你去问问,一千五的话,我就要了。”

上一篇:第41章 内室密谋 下一篇:第43章 宝石头面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