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神女无心

纪烟雨霍地想起,前一世的湘川大疫似乎是发生在她十六岁那年,彼时她已经跟晋王定了亲,正在家待嫁。 当时整个湘川居民几乎死了十之六七,不少人家已至绝户……哀鸿遍野、惨不

《嫡女烟雨》

纪烟雨霍地想起,前一世的湘川大疫似乎是发生在她十六岁那年,彼时她已经跟晋王定了亲,正在家待嫁。

当时整个湘川居民几乎死了十之六七,不少人家已至绝户……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这疫症发病突然,病人遍身脓包,又有咳血高烧等状,半年至多拖不过一年,最终虚弱而死。

怪就怪在这病不在人和人之间传染,朝廷几番派人也查不出疫情原因,眼看这怪病向附近州府蔓延,只得派兵封锁了湘川城。

城内幸存的百姓红了眼想出来,外面的官兵奉命严防死守。双方从对峙到冲突,局面几乎失控。

最后还是一位当地的医官,找到了病因。

原是湘川人取水的湘河上游突然生了一种蔓草,蔓草有毒,污染了水源。

其实治起来也不难。

这医官观察到湘河上游的鸟雀纷纷去临近的山谷啄食一种靡花用以解毒,便带人采集靡花制成药丸,给当地百姓服食,方慢慢控制了病情。

后来当地官员组织人手清理了上游的蔓草,这才根除了疫情。

纪烟雨上下打量吴逊,心里面已经八成确定是那疫病无疑。

不知是何缘故,这湘川大疫竟会提前两年发生?

只是现在该如何做呢?

…………………………

纪烟雨脑筋急转,面上却四平八稳,模仿着吴逊的口气,一字一句道:“世间生老病死俱是苦楚,你想不想解脱?”

吴逊眼露迷茫之色,缓缓点了点头。

纪烟雨忙凝神屏息,不错眼地盯着吴逊的双眸。

“你在这里慢慢等死,不知还要等上几天,你现在去唤醒魏延,教他立时杀了你,岂不快哉?”

吴逊神色呆滞,瞳仁微微一缩,“解脱,解脱……好,我这便去。”

纪烟雨暗自舒了一口气。

幸好,这中了迷魂术的人脑筋不大好使,满脑子都是寻死……

吴逊现在双手被缚,下身受伤,根本动不了。

纪烟雨只好回到魏延身畔,想了想,把心一横,将魏延的头扶到自己肩膀上,搂着他的腰,用力拖了拖。

哪知大理寺卿看上去宽肩窄腰,身上却重的很,以纪烟雨的小身板根本拖不动他!

纪烟雨拽了半天,除了把魏延的外衫几乎拽下来,没有任何进展。

纪烟雨生怕吴逊那边有变,忙不迭松了魏延的上身,又抱起他那条没受伤的腿,用尽全身力气死命一拽。

只听“嗤“的一声,魏延的外裤被她拽下来一半……露出一截素白里裤。

对了,忘了自己刚才亲自把他腰带解了去……

纪烟雨几乎都要被自己蠢哭了。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纪烟雨终于把魏延拖到了吴逊的身旁。

脸上红霞一片,一身香汗淋漓。

半是累的,半是羞的……

忙完了这头,她担心地看了一眼吴逊。

幸好,他还是保持那副痴痴呆呆的样子。

纪烟雨肃容道:“开始吧。”

吴逊无意识地挣了一下,微微皱眉,“我的手……”

纪烟雨犹豫了下,给他松了绑,但是一手执剑,站在他身后。

只见吴逊探出一手,没有伸向魏延,倒是轻轻碰了一下自己腿上的伤口。

“嘶”,他的眉头皱的深了一些,但是手上没停,将染血的一根手指送到了魏延的嘴边。

“你要做什么?”纪烟雨急道。

“血,我的血……”

吴逊喃喃道。

他晃了晃手指。

一滴嫣红的鲜血滴进了魏延的口齿。

红的血色,苍白的唇,没有温度的眉眼。

一切在烛光的掩映下都那么不真实。

纪烟雨惊的头皮发麻,几疑这不过是幻梦一场。

过了片刻,但听魏延喉头“咕噜噜”响了起来。

接着,纪烟雨清晰听到他呼出了一口气,然后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纪烟雨又惊又喜,忙俯身过去。

“魏大人!魏大人!”

魏延悠悠醒转,对上纪烟雨的一瞬间,不知为何,瞳孔居然稍稍放大,神色很不自然。

见他醒来,纪烟雨松了一口气,忙扶他做了起来。

“魏大人,你感觉怎样?”

魏延没有答话,深潭般的眼睛先牢牢锁住了对面瘫坐在地上的吴逊。

探究的目光扫过吴逊呆滞的双眼。

接着一低头,魏延便看见……自己衣衫半解、裤子半褪……的不整模样。

纪烟雨干笑了两声,讪讪地松开扶着魏延肩头的手,“……魏大人,那个,事急从权……”

魏延上身晃了晃,忙一手撑地,保持了平衡。

黑如点漆的双眸静静看了一眼纪烟雨,又看了一眼腿上包扎齐整的伤口,方伸手,缓缓收拢了外衫,掩住了锁骨还有一小片白色的胸膛。

纪烟雨脸若红霞,尴尬地收回目光。

只听魏延缓缓道:“拿过来。”

纪烟雨忙抬头,不解地看向魏延。

只见魏延挑了下眉,眼睛看着纪烟雨手中长剑。

纪烟雨不知他何意,但还是把长剑交给他。

“刷”,魏延挥剑直指吴逊眉心。

眼角有凛冽的寒光,如出鞘的匕首一般。

吴逊紧紧闭上双眸,唇畔隐约带着一丝解脱的笑意。

“魏大人!不要!”

纪烟雨忙上前拦住。

魏延乌黑的眼看着她,剑身一抖,剑尖转向,在吴逊腿伤上轻轻一划。

吴逊“啊”了一声,接着便抿紧了双唇,固执地不肯再发出一个音。

魏延提着染血的剑,先勉强给自己裤腰打了个结,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向着躺着魏氏的棺材走去。

打量了魏氏片刻,他伸出一指,抹了下剑身上的鲜血,又将染血的手指探向魏氏的唇边。

…………………………

片刻之后,魏氏也醒了过来。

她自棺中坐起,一把抓住魏延的胳膊,双目含泪,“延哥儿,你可来了……”

魏延不知为何,脸上并没有显出特别惊喜的神色,只是用指节敲了敲棺材,淡淡道:“小姑姑,这物件不祥,你还是先出来。”

魏氏厌恶地看了一眼身下的棺材,忙手脚并用,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不复之前高高在上,钗松发散,颇有几分狼狈的模样。

“延哥儿,你可得帮我做主啊!都是这个吴逊作怪!咱们可不能放过他!”

纪烟雨好奇地看向吴逊,见他不知何时已睁开了双眼,只是垂着头不做声。

只听魏延平静道:“小姑姑,你和此人是何关系?”

魏氏目光有些躲闪,“我跟他能有什么关系?他不过是一个商贾罢了……”

又环视一周,“延哥儿,这里怎么出去啊?你可不知道,方才我醒过来,发现躺在这里差点儿吓死!”

魏延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眼里现出失望之色,“……原来如此。”

魏氏身子颤了颤,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纪烟雨,“什么原来如此!我、我与他轻轻白白,你们可莫要听他方才混说!”

纪烟雨实在忍不住,嘴角一勾,“表姨,你刚才不是昏迷不醒吗?你怎知刚才吴逊说了什么?”

上一篇:第53章 天赋异禀 下一篇:第55章 墓室逃生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