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迷魂之术

吴逊面露难色,“大小姐,其实,不是我不说,我是不知从何说起啊……” 纪烟雨奇道:“你这是何意?” “我是,是实在想不起怎么学会的这迷魂术,我只记得是一个男子教了我,

《嫡女烟雨》

吴逊面露难色,“大小姐,其实,不是我不说,我是不知从何说起啊……”

纪烟雨奇道:“你这是何意?”

“我是,是实在想不起怎么学会的这迷魂术,我只记得是一个男子教了我,至于他长什么样子,如何教我的,我全不记得!”

纪烟雨从怀里拿出那对银勺,“那这个呢?也是他给你的?”

吴逊点了点头。

纪烟雨寻思了片刻,“既然你想不起那人的面貌,那你是何时、在何地遇见他的,总想的起来吧?”

吴逊忙拱手道,“小人也想过这个事,无奈确实是记不起来。只能想起来,大约是发病之后,大夫告诉我药石无医,当时我万念俱灰……”

纪烟雨道,“你去哪里看的病?”

吴逊恭敬回道,“就是京城最大的药房保安堂啊?几位坐堂医生都看了,都说没的救。”

纪烟雨道,“那期间你除了去保安堂,还去过什么地方?”

吴逊想了想,脸一红,“我还在魏府附近转过……”

纪烟雨无奈地挑了挑眉,刚要说话,忽听吴逊道,“我还去……对了,我还去过玄都观!”

一听“玄都观”这三个字,纪烟雨登时来了精神头,“你去玄都观做什么?”

吴逊咬了咬下唇,忽地又问,“大小姐,你真的是玄真道长的弟子吗?”

纪烟雨一怔,犹疑一下方道,“不错,只不过师父还没进京,我还没有正式行拜师礼。”

吴逊低头道,“原来如此。”

纪烟雨挑眉道,“怎么了?”

“我听说玄真道长神通广大,本来去玄都观是……求他看病的,哪知听观中道士说,道长轻易不下山,已经数年没来过京城……”

纪烟雨了然。

“所以,我当时说求师父救你那番话,你才起了怀疑是吗?”

吴逊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哪想到国师居然会来京城,而且还会收女弟子呢?”

纪烟雨没做声,只听吴逊又诚恳道,“都说玄真道长不似凡人,您成为他的弟子,必有过人之处。”

他特意在“过人之处”上加重了语气,意有所指的看着纪烟雨。

纪烟雨方要开口说话,忽听楼下沸反盈天,“方才你就说我姐在上面挑首饰,有挑这么长时间的吗?你抬头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

是纪江澄的声音!

…………………………

纪江澄年纪不大,个子不小,一把拽住吴管事的衣领,大声嚷嚷。

“从方才起,你就推三阻四,说我姐和什么魏府女眷一起挑首饰,说传我姐的话,叫我在这等着,小爷醉鸡都吃了两只了,这还有完没完?”

吴管事忙左右看看,吓的直摆手。

纪江澄见他神色有异,长臂一舒,把他脑袋按了下来,两人鼻尖对着鼻尖,方小声说,“你说,我姐,是不是……”

没等说完,先警惕地环顾一圈,“是不是跟什么人私会……”

吴管事听他一言,吓得三魂走了两魄,“小侯爷,您,您怎会如此说?”

纪江澄嘿嘿笑道,“你还诓我!方才下去的男男女女不就是魏府的人?”

“我们车夫看到的,说是其中一个小姐打扮的上了魏府标记的马车,人家根本就走了,你甭拿魏家女眷做障眼法,你说实话,为什么拦我上四楼?”

吴管事像锯了嘴的葫芦,低头不语。

纪江澄一皱眉,猛地推开他,便“蹬蹬蹬”往楼上冲去!

吴管事嘴里发苦,心想,好好地,这不惹祸事上身吗?

掌柜的刚才吩咐,上面事没完,这纪小侯爷要是贸贸然上去,搅合了他老人家的事,自己也不用活了。

他忙招呼左右,“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请小侯爷去偏厅喝茶!”

三四个伙计早已站在二楼楼梯口,把纪江澄堵个正着。

纪江澄眼珠子一瞪,“你们都活腻了是不是?敢挡小爷我的路是不是?”

那几个伙计脸上陪着笑,嘴里作低服小,却个个抱着膀子横着站,存心把纪江澄堵在楼梯口,半分前进不得。

纪江澄哈哈一笑,“就你们有人,欺负我们永定侯府没人吗?来啊,谁怕谁?”

说罢,回身使个眼色。

小厮纪福、两个车夫提着马鞭就走了上来,晃着胳膊,一脸气势汹汹。

后面翠羽提着个大号篮子,眼睛骨碌碌直转,犹豫着是上前助阵,还是躲在后面看热闹,脸上写满了纠结。

吴管事也有点害怕,毕竟他们是商户,要是永定侯府较真起来,倒霉的可是他们!

他一边抱怨掌柜的怎还不回来,一边上前拉住纪江澄的衣袖,“小侯爷,小侯爷,您先消消气,听我慢慢讲哈……我……”

纪江澄白了他一眼,“你烦不烦啊,就这两句话都翻来覆去说一个半时辰了,鬼才信你!跟你实话说!你们要是叫不出我姐,哼哼……”

说到一半,还特地比了个杀鸡抹脖的手势,“小爷我把你们这破千金阁给烧了!再把你们统统挫骨扬灰!”

话音刚落,听楼上有人道,“我一时不在,你在这儿又大放厥词了?皮痒了是不是?”

众人眼前一花,就见顺着二楼楼梯飘然下来一个美貌紫衣少女,肤色莹莹如玉生辉,一双杏眼顾盼神飞,不是纪烟雨却是谁?

“姐,你可算下来了!”

纪江澄一把扒拉开吴管事和几个伙计,忙迎上去。

“怎么,我多挑选了一些首饰,你有意见啊?”

纪江澄粗粗看去,见自家姐姐没什么异常,心里安定下来,堵嘴道:

“那你故弄什么玄虚?害我白担心半天。”

没等纪烟雨说话,纪江澄又神神秘秘道,“对了,姐,你什么时候跟魏家的女眷走那么近啊,居然混在一起一下午!”

纪烟雨白了他一眼,“要你管!”

纪江澄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

“可我看方才魏家的人出来,可不仅有魏家小姐,还有个魏家爷们呢!就这样,你还不让我上去陪着,安的什么心啊……”

纪烟雨脸上一红,瞅众人不注意,使劲在纪江澄腰间拧了一下。

“啊!好痛!你干嘛呀!”

纪江澄呲牙咧嘴地哀嚎。

纪烟雨啐道,“叫你狗嘴吐不出象牙!”

此时,大门口进来两个人,当先一人一见纪烟雨,忙上前躬身陪笑道,“大小姐!您这就要走了吗?”

上一篇:第59章 湘川疫病 下一篇:第61章 千金易手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