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害人害己

眼看马上得逞,丁双来心里不知有多快意! 他已经开始幻想青儿待会如何在他委婉承欢、如何泪眼婆娑的求他了! 想着明天不用自己说,青儿也得求着给他做小,整个人就飘飘然起来

《嫡女烟雨》

眼看马上得逞,丁双来心里不知有多快意!

他已经开始幻想青儿待会如何在他委婉承欢、如何泪眼婆娑的求他了!

想着明天不用自己说,青儿也得求着给他做小,整个人就飘飘然起来。

这次非得让姐姐刮目相看不可!

还有那个永远高高在上的纪大小姐,非得狠狠打你的脸不可!

就在此时,忽刮起一阵阴风,紧接着,不知怎的,刚才被他踹开的花厅大门“砰”一下合上了!

这下室内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丁双来手下一顿,竖着耳朵听了听,除了身下青儿断断续续的啜泣外,并没有别的响动。

他哼了一声,一把青儿翻了过来,刚要接着上下其手,就听身后有个女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丁双来吓的一下子从青儿身上滚下来,扭头喊道:“谁!谁在哪里!”

黑暗中万籁俱寂,根本没有人回应。

丁双来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听错了,忙伏下身子去抓青儿。

哪知他一伸手,竟然摸空!

青儿不知哪里去了!

这下子,丁双来吓的头皮发麻,他哆嗦着四顾道,“秦、秦姨娘?是,是你吗?”

依然没有人回应。

他壮着胆子向门的方向退了几步,“都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秦姨娘,你莫怪我叨扰啊,我,我这就走!”

说罢猛地转身,去推花厅的大门。

哪知一推之下,根本推不动!

他吓的魂飞天外,忙使劲推门、拍门,然而无济于事!

刚才明明被风吹的虚掩的大门,就像被人施了法术,纹丝不动。

丁双来双腿一软,扶着大门软软瘫倒在地,惊恐地望着屋内,“秦姨娘?真,真的是你?”

忽听屋内深处又是悠悠一声长叹!

这下子,丁双来的胆子都要吓破了!

他忙转身疯狂地拍门,“来人啊!快救救我啊!”

忽然门外一亮,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贴在门上,隔着门缝对着丁双来咯咯笑了起来!

丁双来“嗷”的一嗓子,当时就尿了出来。

他惊恐地望着大门,手脚并用,倒退着向屋里爬去!

生怕女鬼推门而入!

这一爬不要紧,忽然觉得身后一阵阴风刮过,他猛一扭头。

忽然一个火折子亮起!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此时就站在他身后!

那女鬼满头青丝密密麻麻遮住了脸,只嘿嘿笑道:

“你是找我吗?是想看看我的脸?”

“我跟你说,已经好多年没人敢看我的脸了,你还是第一个呢!”

丁双来再也撑不住,两眼一翻,吓晕了过去。

火折子又抖了抖,蹦出几点火星。

“真是没用!这样不禁吓!”

“女鬼”把头发撩到两边,露出一张喜庆的鹅蛋脸,却是柳儿!

她回头对着角落喊了一声,“事成了,别躲着了!”

花厅深处又亮起了个火折子。

一脸促狭的羽儿松开了手,青儿刚才被她一直捂着嘴,正憋的难受,忙使劲吸了两口气,脱力般的瘫倒在地。

羽儿将蒲扇插在腰后,轻轻拍了拍青儿的脸,“青儿姐姐,你没事吧?”

柳儿也走了过来,拿起火折子照了照,只见青儿衣衫凌乱,满脸泪痕。

她忙蹲下,刚要帮她合拢外衫,青儿忽然哆嗦着往后退去,“别碰我!”

眼神躲闪,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

柳儿忙缩回手,尴尬地跟羽儿对视一眼。

此时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拉开,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手举灯笼往内照了照,“怎么样了?”

正是纪烟雨!

纪烟雨迈步进来,先低头看了看死猪一般的丁双来,嫌恶地撇开了眼。

她径直走到青儿身边,把手里的灯笼交给柳儿,俯身对青儿柔声说,“没事儿了,别害怕,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青儿听到她的声音,涣散的目光方有了几分神采,“小姐!小姐!真的是你!”

纪烟雨点了点头,向她伸出一只手。

青儿哆嗦着握住她的手,一下子扑到她怀里,痛哭起来!

纪烟雨忙拂着她的头发,轻声道,“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青儿又气又愧,好半天哭声才低了下去。

纪烟雨扶正她的脸,笑道,“别哭了,看眼睛肿的像桃子似的,该不好看了。”

青儿方抹了抹眼泪,“小姐,都是我不好,我……”

纪烟雨拍了拍她的头,“不用说了,我都知道,都是丁双来这个混蛋的错!”

她回头瞪了一眼罪魁祸首,“真是贼心不死,看我怎么收拾他!”

青儿懵懂道,“我记得我是避开人出来的,大小姐,你们怎会找到这里?”

纪烟雨微微一笑,“那日你回来,就脸带泪痕,我就上了心,这几天都叫羽儿盯着你来的。傻丫头,也就你信姓丁的鬼话!”

“他早就对你不怀好意,怎可能轻易放过你?”

青儿惭愧万分,小嘴一扁,又要哭出来,“大小姐,我,我……是我拿……”

话没说完,旁边的柳儿上前道,“大小姐,依我看,此地不易久留,我怕打经的老刘待会折回来,咱们还是赶紧回紫竹院吧!”

纪烟雨眯了眯眼睛,“那就按照计划来!咱们怎么也得送丁双来一份大礼!”

…………………………

晨曦初露,丁双来醒了过来,只觉头疼欲裂,像几百根钢针同时扎太阳穴那么疼。

他揉了揉脑袋,从地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在这冰冷的石板地上躺了一整夜!

脑海中几个可怕的片段忽地涌了出来,“鬼!鬼啊!”

他忙爬起来,却不妨脸上刮到了一个滑滑、白白的东西。

丁双来猛一抬头,只见一根白绫挂在房梁上,一头飘了下来,正垂在他的脸旁!

“啊“

丁双来心神俱裂,口中喃喃道,“果然是她!她回来了!”

又冲到门旁边,又推又搡!

不过只能听见外面的门插被他摇的山响,大门还是纹丝不动!

不要啊!他可不要在这里陪着女鬼啊!

丁双来几乎吓破了胆,他抬头一看,只见这花厅后墙还有一扇小窗,忙不迭跑了过去!

忽然脚下一滑,就是一个倒栽葱!

他爬起来一看,只见屋内的地上不知何时被撒上了一把把的白米!

驱邪的白米?!啊!

他简直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

丁双来疯一般扑到窗户那边,伸手一推,窗户竟然开了!

他大喜过望,忙扒着窗台,长腿一抬,就窜出窗去!

哪知这小筑荒废良久,后面已被开辟成了菜地,后窗下面,却是一块给菜地供肥用的粪池!

丁双来心里恐慌,早忘了这茬,好死不死,正好掉到粪池里!

臭烘烘的粪便刚好没过他的胸口!

丁双来又惊又惧,差点儿直接被薰死过去!

他死命走了几步,方扒上了粪池的边,几次试图爬上来,都没成功,反倒灌了几口又臭又涩的粪水。

他压紧牙关,又试了一次,终于爬了出来,无奈全身脱力,再也走不动,“咚”一下晕倒在粪池边,被漫天飞舞的苍蝇糊了个一头一脸。

上一篇:第72章 小筑惊魂 下一篇:第74章 鸡飞狗跳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