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所谓真相

“至于证据……你们看,这是什么?” 说罢,杨经纬扑到香案那里,伸手在香案底部一痛摸,竟然摸出了一枚汉白玉的戒指! 杨经纬特特将戒指举到纪长卿眼前,“侯爷可曾识得这个

《嫡女烟雨》

“至于证据……你们看,这是什么?”

说罢,杨经纬扑到香案那里,伸手在香案底部一痛摸,竟然摸出了一枚汉白玉的戒指!

杨经纬特特将戒指举到纪长卿眼前,“侯爷可曾识得这个?”

纪长卿看了看,见这戒指造型古朴,用料为上等的白玉,只是微有一道裂痕,影响了整体的美观……

他忽然大惊失色,“这,这不是夫人常戴的戒指吗?怎么会到你的手里?”

纪长卿口中的“夫人”只有一位,就是魏宜宁。

杨经纬愤恨道,“得知兰儿自缢的消息,我连夜赶回京城,停灵不到一日,丁姨娘就说,怕人不干净,非要即刻下葬!”

“我在灵前哭泣之时,偶然发现兰儿的右手是合拢起来的,趁人不备,我才硬掰开了她的手指,当时她手里就捏着这个戒指!”

杨经纬又举着戒指,看向众人,“你们说!兰儿若是自缢而死,自缢之时窒息难忍,她怎么可能还将戒指牢牢攥在手里!”

“分明是有人先勒死她,她情急之中,手里攥着这物,想警示众人……只是那害她之人把她悬于梁上,做成她自缢的假象,众人没有机会去看她手中戒指!”

众人听闻此言,俱是一惊!

纪长卿简直不知说什么好!

一桩命案居然还牵引出了十年前的命案!还是在大理寺卿的面前!简直是家宅之耻啊!

魏延双目沉沉,“十年前,我记得表姑早就亡故,那这个戒指……”

纪长卿摇了摇头,“按理说,夫人的财物应该都跟她的嫁妆封存在一处,这个戒指如何出现在秦氏手中,竟是我也不知!”

他沉吟片刻,对杨经纬道,“那杀人者为何不把戒指带走,如何任凭秦氏攥着?”

杨经纬哼道,“那凶手恐是一时疏忽,毕竟人死之后,身子会迅速僵硬,他那时年纪不大,见一时抠不出来,慌手慌脚只布置了现场就匆匆离开,也是有的。”

纪长卿惊异道,“你的意思,那人,那人是丁双来!你有何证据?”

杨经纬再也不卖关子,冷笑道,“还能是谁?我打听过,兰儿的丫头说,事发前一晚,丁双来曾来过小筑来见兰儿,没一会两人就吵嚷了起来,兰儿就把姓丁的赶了出去。”

“第二天,兰儿就被发现自缢身亡!本来,我是不信的,那姓丁的彼时只有十几岁,他又何理由要害兰儿!”

众人面面相觑。

对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不受宠的姨娘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杨经纬悲愤道,“兰儿死后,我找借口调回府内,就是想查明真相!哪知当年跟她的人一个个地都被打发出府,我找不到更多的线索,本就以为如此了……”

“然而直到上个月,我偶然发现丁双来出去赌钱,竟然拿着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白玉戒指、还有几只白玉钗作赌资!”

“我凭记忆,画出样子,找府中老嬷嬷们辨认,这才知道,这些都是夫人的陪嫁!”

纪烟雨和纪长卿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啊!”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奴仆盗窃已故主母的遗物!

这可是大罪!

又听杨经纬道,“至此,我才明白,兰儿当时肯定是对姓丁的盗窃财物有所察觉,才被姓丁的灭口!”

听闻这通剖白,纪长卿额头青筋直跳!又听杨经纬道:

“我细想,兰儿拿着戒指肯定是要当作证据的!丁双来去找他,很可能是求她不要声张,只是没想到,兰儿拒绝了他,姓丁的竟狠心杀了她!”

纪烟雨忽插言道,“你说的即便是真的,这也是十年前的遗案,你为何当时不说!”

杨经纬愤恨道,“我当时不知这戒指的来历,只是怀疑姓丁的,可又找不出证据……直到上个月,我的发现才做实了我的猜测!”

纪烟雨摇头道,“这些都是你的猜测,并不是直接证据,你如何肯定一定是丁双来杀人呢?”

羽儿等人忙点头附和!

杨经纬哈哈一笑,“这是老天帮我!日前,姓丁的受了惊吓,掉进粪坑,神志不清,发现他时,我便诈了他几句!他,他全都招了!全都招了啊!”

纪烟雨闻言和羽儿对视一眼,没想到她们在小筑惩戒丁双来竟会揭开数年前的遗案!

羽儿刚要说话,纪烟雨轻轻摇了摇头。

佛堂中一片静寂,只有杨经纬的哈哈笑声,甚是阴森………

不等他笑完,魏延眼神中透着冷静,轻叹道,“所以,你才要杀丁双来!”

又看了看地下跪着的胡春桃和戚顺,“让我猜猜看,你的同伙是……胡春桃!”

胡春桃已经吓呆了,这次她终于没有“否认三连”,而是惊恐地看着杨经纬!

杨经纬看了一眼胡春桃,脸上现出狰狞之色,没有直接回答魏延的问题,而是自顾自说道,“本来,那日我就想把姓丁的按回粪池,淹死他完事!”

“没想到,正好还有别人在!我不好下手!”

“所以这次你在打经的时候,偶然发现胡春桃和丁双来争执,你忽然想起惨死的妹妹,便帮助胡杀了丁!”魏延厉声喝道!

胡春桃一下子哭了。

“住口!”杨经纬扭头对着胡春桃爆喝,吓得胡顿时收了声!”

杨经纬环视一周,在他目光威压下,众人都觉得心里毛毛的。

只见杨经纬肃容拱手道,“实话告诉大人,今天进了这个门,我也没打算出去!”

“反正我得了病,大夫早就说我支撑不了几个月……如今,我就认了这个事,告诉你们,人是我杀的没错!”

饶是早有准备,众人也吓了一跳!

纪烟雨忽上前一步,皱眉道,“不对!你说谎!”

杨经纬看着她,似笑非笑,逼进一步,“要死的人,还有说谎的必要吗?

他对众人缓缓道:

“实话告诉你们,捂死丁双来的、在佛堂伪造血字的都是我!”

“是我告诉胡春桃先下砒霜,转移视线,不行再借鬼神之说,没想到,这个蠢丫头全都搞砸了,反而牵连出了我!”

纪烟雨刚想说话,纪长卿喝道,“此间已没你的事!雨姐儿!你还不赶快退出去!”

纪烟雨求助般地看向魏延,魏延冷静道,“表妹还是先出去……有什么待会再说!”

杨经纬淡淡一笑,双手抱肩膀道,“你们怕我狗急跳墙!呵呵,你们这么多人还怕我一个糟老头子?”

魏延冷笑,“小心使得万年船!你方说的话,待会我们去大理寺再好好核实!”

旁边的楚寻还有另一个侍卫上前一步,满脸肃杀,屋内气氛登时剑拔弩张起来。

纪长卿忙使眼色,纪烟雨无奈,只好跟羽儿两人出了佛堂。

她掀帘子出来,皱着眉头看着蓝天白云,眼前闪过一个个人的身影。

“不可能,我的直觉是对的,这不是真相!”

上一篇:第98章 秦氏姨娘 下一篇:第100章 长生为质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