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主持公道

不多时,贡院角门一开,一个兵士和一个举子模样的黑衣人半扶半拖着温郁白走了出来。 “大哥!”温雪如忙抢身过去,凑近一看,只见温郁白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昏过去了

《嫡女烟雨》

不多时,贡院角门一开,一个兵士和一个举子模样的黑衣人半扶半拖着温郁白走了出来。

“大哥!”温雪如忙抢身过去,凑近一看,只见温郁白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显然已经昏过去了。

温雪如顾不得有外人在,抓着温郁白的手嚎啕痛哭,“哥,你怎么了?你睁开眼睛啊!”

扶温郁白的那两人见她涕泪交零、大声吵嚷,都皱起了眉头。

纪烟雨闭了闭眼,实在是忍不下去,转头一使眼色,柳儿、羽儿忙上前死活架开了温雪如,赖大和春生则从对方手中接过昏迷不醒的温郁白。

纪烟雨上前对帮忙扶温郁白出来的两人施礼,“小女子代表哥谢谢二位。”

那兵士看见了纪烟雨的脸,眼珠都不会转了,目瞪口呆地矗在那里,还是旁边的黑衣举子咳嗽一声,“小姐莫要客气,我辈读书人本应该互相帮忙。”

纪烟雨皱了皱眉,避开那兵士直勾勾的目光,倒是向黑衣举子这边迈近一步,她抬头一看,不觉一怔!

这个年轻人长得实在是………太丑了!

五短身材,高高的额头,泛黄的发髻,脸上的五官怎么看怎么像被磨盘碾过一遍,歪歪扭扭的。

唯一说得过去,就是一双眼睛,虽然细细小小,难得眼神清正明亮,黑衣举子看见纪烟雨的容色也只微一吃惊,很快就恢复了淡定神色。

纪烟雨眨了眨眼,迅速调整好了脸上表情,看了看贡院的大门,忽然道,“公子,敢问您出了门,还可以回去接着考吗?”

黑衣举子摇了摇头,“不能。”

别说纪烟雨,连旁边的赖大都倒抽可一口冷气!

这可是三年一次的会试啊!为了帮助一个素不相识之人,这就轻易弃考了?

纪烟雨脸色无比难看,眼睛瞪得圆圆的,半晌尴尬道,“那岂不是耽误了阁下!”

黑衣举子将众人神色一一收入眼底,“噗嗤”笑出声来,“你们担心什么?我是答完卷子才出来的啊!”

纪烟雨:………

赖大:………

这才中午,这人已经答完了!!!

看着众人皆一脸懵逼的样子,黑衣举子咧开嘴笑了,越发丑得让人不敢直视,“不信你们问他!”

他身旁的兵士见纪烟雨转过头来,登时脸又发红,手足无措,好半天才腼腆道,“不错,我方才正拖着温公子的往外走,因他身量高,腿在地上咣当,这位史公子就直接交卷给主考大人,帮我扶他出来了!”

这是碰到学霸了!还是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学霸!

纪烟雨忙恭恭敬敬深施一礼,“史公子对小女表哥的恩情,小女不敢忘,永定侯府也不敢忘,还请公子告知姓名、住处,侯府自会派人酬谢!”

“你是永定侯府的小姐?”

史公子倒是认真看了她一眼,然后不在意地一挥手,又伸了一个懒腰,“举手之劳,算得了什么!就算没有这事,答完了我也要出来的,在里面两天半了,吃吃不好,睡睡不好,实在太憋闷了。”

纪烟雨摇了摇头,坚持道,“有道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表哥醒了定是要问的,还请公子据实以告,要不小女也难交代。”

史公子禁不住又多瞧了她一眼,“你个小姑娘年纪不大,说话倒是一板一眼的,”他挠了挠头,“算了,就告诉你,鄙人越州史求,这下可以放我走了吧。”

说罢仰头哈哈一笑,负着手掉头就走!

纪烟雨惊得目瞪口呆,这个狂放书生就是越州史求?

那,那个……本届状元公吗!

眼看史求转过街角就不见了,纪烟雨才缓过神来,恨不得拍一下自己的脑袋,“糟了!忘问地址了,这可如何去寻他!

没等她唤赖大去追人,就听那边温雪如的哭声蓦地高起来了,“哥!你怎么醒不过来啊……”

纪烟雨无奈回头回头,温雪如忽然扑了上来,“表姐,你看大夫用针扎了我哥好几下,都出血了,他还没醒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纪烟雨忙几步走到温郁白跟前,只见羽儿找的那个大夫正在贡院门口施针,周围已经聚集了几个看热闹的老百姓。

纪烟雨心里暗埋怨大夫什么都不懂,当下吩咐道,“赖管家,先将表哥抬到车上,这路上人来人往,怎么好医治!”

说罢指挥众人将温郁白抱上车,又感谢了贡院门口的兵士,才拎着大吵大闹的温雪如上了马车。

一路急急颠簸回府,路上大夫已经下了几针,温郁白还是没有醒过来。

纪烟雨无奈,又怕老侯夫人担心,只得让赖大封了众仆役的口,自己则带几个人偷偷从角门将温郁白抬进来,经柏树林绕过迎春堂到沧浪居。

见温郁白还没醒转,纪烟雨只好细问大夫,大夫只说体虚力竭,可以先喝点参汤顺气。

温雪如忙一叠声地要小厨房炖母鸡人参汤,又将沧浪居闹了个人仰马翻。

纪烟雨无奈忙打发人去大厨房取食材,又担心老侯夫人问起,只好打点精神回迎春堂,待老侯夫人午睡起来,方轻描淡写地将温郁白回府的事讲了讲,只说过分疲累,没敢说他根本就是晕过去了。

老侯夫人知温郁白中午就离开考场,心里也是堵得慌,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竟然没答完试卷,多可惜啊!她想亲自去看温郁白,被纪烟雨劝了好一会才罢了。

纪烟雨从迎春堂出来,只觉得额头见汗,疲乏不堪,好巧不巧正好撞见厨房管事打发人来送参汤,说给侯府主子们都做了一份,先给老太太送来了。

纪烟雨皱了皱眉,“这不是平常,容你们这般送小意讨主子开心,这参汤是给表哥准备的,他生病急需,你却巴巴端着跑到这里来,便是祖母知道了也要数落你们!”

那送汤的婆子倒臊可个大红脸。

纪烟雨截住她,就往沧浪居这边来,还没进后堂,就听温雪如在里面抽抽嗒嗒:

“大哥,这下可怎么办?此前已经得罪了表姐,如今你到手的功名也没了,我,我如何在京城订亲……难道真要回乡,随随便便嫁个富户?我不要,呜呜呜!”

……这不懂事的丫头可真该抽!

纪烟雨心里嘀咕,掀起帘子就走了进来。

温郁白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冷着一张俊脸,面无表情地卧在床上,温雪如坐在他床头还要絮叨,见纪烟雨忽然进来,想到刚才的话估计都被她听了,忙尴尬起身,“表,表姐来了……”

纪烟雨冷冰冰地看着她,“你哥刚醒来,你就给他说这个听?”

温雪如咬了咬牙,额头青筋暴起,忽然拔高声音道,“表姐,你是侯府小姐,自是前程似锦,哪能想到我这小户人家的苦楚!”

纪烟雨怒极反笑,“是么?小户人家哥哥就得拼死拼活给妹妹挣前程?妹妹就可以置哥哥身体于不顾、就可以对哥哥不敬了?这又是什么道理?”

上一篇:第154章 郁白晕倒 下一篇:第156章 出乎意料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