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图穷匕见

夜已深沉,满室幽暗。 纪长卿脑中一时想到与魏卿卿的婚事,一时想到明日去礼部报到的事,在塌上翻来覆去,虽然方才与萧婉儿缠绵了好一会,到了此时反倒没有睡意。 “侯爷这早

《嫡女烟雨》

夜已深沉,满室幽暗。

纪长卿脑中一时想到与魏卿卿的婚事,一时想到明日去礼部报到的事,在塌上翻来覆去,虽然方才与萧婉儿缠绵了好一会,到了此时反倒没有睡意。

“侯爷这早晚还不睡?明天不是还要去礼部么?”黑暗中,萧婉儿关切问道。

“唔,你先睡吧。”

半晌,身边佳人螓首凑了过来,还带着一丝甜香,“侯爷不睡,我也不睡。”

纪长卿嗤笑一声,“你是多大了,还耍什么小孩子脾气?”

虽嘴上如此说,却伸手将萧婉儿搂了过来,抚摸着佳人丝滑的头发,鼻间嗅着她身上特有甜腻的味道,心里逐渐一点一点放松下来。

萧婉儿信手拈起纪长卿一缕发丝,在指头上绕了几圈,“方才掌灯时候,妾身遇到大小姐了。”

纪长卿心不在焉,“是么?”

“以前给侯爷讲过的,妾身与大小姐是旧相识,不想如今却有这样的缘分,下午下车时不过惊鸿一瞥,方才妾身细细打量,见她比半年多前又长开了一点,端的好颜色!不愧是要做晋王妃的人!”

“嘘!”纪长卿忙打断了她,异常严肃道,“八字还没一撇呢!这种话不要随意说,在我这里就罢了,千万不要在母亲和雨姐儿那里提起,知道了吗!”

萧婉儿不以为意,“侯爷之前不是跟魏家的人说好了?那日妾身在衙门书房都听见了。这么大的事,魏相没几分把握,怎会随意跟您允诺呢?”

纪长卿皱了皱眉,“妇道人家,这等事你还是莫要打听!”

萧婉儿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口中仍娇柔道,“这本来就是好事么,侯府将来能出位王妃,妾身也与有荣焉啊!”

“不过呢,妾身也跟您说过,妾身从前曾在客栈见过晋王殿下,当时正好大小姐、老祖宗也在客栈。”

纪长卿“嗯”了一声,萧婉儿却从中品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关切来,遂娓娓说起当日的场景,见纪长卿似乎听进去了,又评述道:

“晋王生得丰神俊朗,若论相貌,与大小姐堪称一对璧人。可是我观大小姐似乎对晋王殿下十分冷淡,每次见他也不知道什么缘故,总是没有好脸色……”

纪长卿咳了一声,“这事母亲曾跟我提过,是晋王性情有些阴晴不定,对母亲和裴相夫人说话不太客气,雨姐儿是个知礼的,一时看不惯也是有的。”

“晋王我见过,皇家子弟有些倨傲是自然的,但是绝不过分,要不然,陛下和皇后也不会宠爱有加了。我想,将来两人有机会相处,雨姐儿对晋王的态度或有改观也说不定。”

萧婉儿娇笑道,“妾身观大小姐非一般女子,很有自己主意的,再者京城出色的子弟众多,且不说我之前见过的裴相嫡孙裴元启,便是咱府上客居的这位探花,也是惊才绝艳之人。”

“这么看来,也不是非晋王不可,妾身担心侯爷贸然将与晋王结亲一事提出来,万一大小姐不同意……”

“胡说八道!”纪长卿沉声道,“雨姐儿素来孝顺知礼,岂不知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真能被赐婚,那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再者,这事难得很,魏家和皇后都得首肯才成,若是最终成了,她还不同意,那便不是什么有主意,而是不忠不孝之人了!”

见他言语中火药味越来越浓,萧婉儿言到即止,柔声细语道,“妾身就是个妇道人家,本来就不懂什么的,只不过陪侯爷说说话,解个闷儿罢了,随口说的话,侯爷切莫当真啊。”

说罢纤纤玉手又插入锦被中,不知按住了哪里,纪长卿猛地呼出一口气!牙缝中暗哑道,“你这是作什么?”

萧婉儿猛地掀开被子,翻身覆在他上面,双手又环住了他的脖子,咯咯笑道,“侯爷不睡,说明还有余力,不妨让婉娘再伺候侯爷一番啊!”

纪长卿摸着萧婉儿丝滑富有弹性的肌肤,想开口呵斥,却控制不住的心猿意马,竟说什么也舍不得将那玉手拉下去……

……………………

清晨时分,萧婉儿正在梳妆打扮,就听外头小丫头来报,“大小姐过来给侯爷请安。”

萧婉儿想了想,“侯爷还没起,我先去招呼一下。”

小丫头面有难色,“这……”

萧婉儿不悦道,“哪那么多废话,回大小姐去,就说我马上过来。”

又过了片刻,萧婉儿打扮齐整,扶着丫头的手,慢慢踱到正堂,只见一个紫衣身影正端坐在西窗边的位子喝茶,优雅侧影像一副水墨画,身旁一盆海棠虽开的浓艳,竟不能盖过女孩半分风华。

“大小姐,怎么这早晚就来了,侯爷还没起呢。“萧婉儿上前陪笑道。

“没关系,等个一时半刻也不打紧。”纪烟雨抿了一口茶,不冷不淡道。

萧婉儿挥退了房内侍立的丫头婆子,轻声促狭道,“大小姐也忒沉不住气了,竟要亲自来问自己的婚事不成?”

纪烟雨眯了眯眼,顿了顿,答非所问道,“父亲离开几月,烟雨一直管理家务,这些日子家中的大事也好叫父亲清楚。”

萧婉儿见她一副不想同自己多讲话的样子,笑了笑,也端起手边一杯清茶吹了吹,“只怕再过几日,大小姐就不用再管家了,毕竟要嫁入皇家的人,好好准备嫁妆待嫁才是正理。”

“啪”纪烟雨重重放下茶杯,寒声道,“姨娘这两日见我,句句离不开这事,到底是何居心?再说管不管家,全凭祖母和父亲吩咐,还轮不到姨娘置喙。”

萧婉儿一甩手帕,撇可撇嘴,“哟,这还没怎样,就已端出王妃的范儿出来了?”

纪烟雨忽地起身,盯了她一瞬,一字一顿道,“烟雨不知姨娘打得什么主意,但烟雨劝姨娘言辞谨慎,小心祸从口出!此外,不妨告诉姨娘,烟雨早下了决心,此生是绝对不会嫁入皇家的!”

“说什么此生绝不嫁入皇家!你才多大,走了几步路,吃了几斤盐,竟敢说什么此生!”屏风后转过一人,身着深紫朝服、脚踏皂色朝靴,满脸不豫之色,正是纪长卿!

纪烟雨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玫瑰色的唇角,弯下腰行礼,“烟雨见过父亲。”

纪长卿皱着眉头,一指萧婉儿,“多嘴!”

萧婉儿颤了颤,假装低了头,只听纪长卿厉声道,“还不出去!”

知道他动了真气,萧婉儿不忧反喜,她掩下眸中得意之色,扭着水蛇腰晃了出去。

屋中只剩父女二人。

纪长卿看着素日温顺乖巧的长女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顿了顿,缓了口气,转而道,“雨姐儿,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纪烟雨忽然上前一步,杏眼中带着一丝期盼之色,“请父亲告诉烟雨,萧姨娘方才说得话并非事实!”

上一篇:第164章 乱点鸳鸯 下一篇:第166章 镜花水月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