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牛鬼蛇神

纪长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而身边的纪烟雨动作更快,提裙一下子就奔了出去,水晶珠帘被她猛地一掀起再一放下,犹如流银泻玉般“啪啪”抖动个不停,一下下都敲击在纪长卿的

《嫡女烟雨》

纪长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而身边的纪烟雨动作更快,提裙一下子就奔了出去,水晶珠帘被她猛地一掀起再一放下,犹如流银泻玉般“啪啪”抖动个不停,一下下都敲击在纪长卿的心上。

“母亲!”他低低叫了一声,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

迎春堂。

两三个大夫围着老侯夫人切脉诊病,纪烟雨呆呆立在碧纱橱内,隔着帘子望着祖母没有生气的脸,心如刀绞。

前一世明明是她成亲之后,祖母在参加宫宴时摔了一跤,此后身体才一日不如一日。此时为时尚早,祖母平日里注重保养,怎会忽然发起急症?

那边厢房里纪长卿不停地逼问彭嬷嬷几个,“母亲到底怎么回事?掌灯时分明明好好的!”

几个老嬷嬷相互看了一眼,还是彭嬷嬷白着脸道,“本来是好好的,听说侯爷在那边……打大小姐,老祖宗这才急火攻心,忽然晕了过去!”

“我,我何曾………”纪长卿又气又愧,不好意思说自己,只能恨恨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胡乱嚼舌根!给我叉出去,乱棍打死!”

大家吓得一发不敢作声。

且不说迎春堂乱成一锅粥,侧院屋脊阴影处倒是坐着一人,正看得津津有味,月光映出她明艳动人的脸,正是萧婉儿。

她盯着愤怒的纪长卿和哀哀欲绝的纪烟雨,心头快意得很,嘴角忍不住勾起大大的弧度,心头一阵快慰。

冷不防身后一阵冷风拂过,萧婉儿忙不跌原地跃起,轻轻停在几步之外的屋檐上,冷冷地盯着身后。

“怎么是你?”

站在阴影处的蒙面黑衣男子冷冷一笑,“怎么不能是我?自打从湘川出发,你就不再传消息过来,王爷心中自然有疑问,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说罢仔细盯了盯纪长卿,撇可撇嘴,“空有一副长相,草包罢了……难为你了啊。”

萧婉儿瞪了他一眼,干涩道,“刚回来,能有什么有用的消息,等等吧。”

黑衣人蹲了下来,冷笑道,“不是吧?刚才我见你听父女俩吵架听得入神,预知未来的梦境什么的,呵呵,这么劲爆的内容你难道要瞒着王爷?”

“你盯我!”萧婉儿俏脸通红,勃然大怒。

“凑巧罢了,”那人支起下巴,眼中流出促狭的笑意,“怎么?心虚了,不知向王爷怎么交代?”

萧婉儿猛地转过头,瞪着碧纱橱内那抹紫色的倩影,恨恨道,“一个没长开的小丫头片子罢了,也不知道王爷瞧上她哪一点!再说拿下一个丫头有什么难的,非要我潜伏在这助他一臂之力?”

黑衣人转了转眼珠,貌似好心说道,“王爷心思深如海,哪是我们能轻易揣测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把这边的事上报,省得王爷责你失职!”

萧婉儿越发生气,眼尾都泛红了,瞪着纪烟雨的目光,恨不得能把她生吞活剥了。

黑衣人见状,知道有戏,眼中精光一闪,“这女孩子没准儿过不了多久就是晋王府的主人了,便是将来问鼎皇后之位也未可知!你还是恭敬些吧。”

萧婉儿将下唇咬出一条血线,眼中是彻骨的凉意,一声不言语。

黑衣人见目的答道,也不多言,留下一句“你好自为之吧,我言尽于此”便飘下屋檐,在重重院落里几个起落,不见了踪迹。

萧婉儿这才在牙缝中挤出话来,“皇后之位?哼哼,我偏偏要你零落成泥碾作尘!”

……………

宫内,披香殿。

“哦?萧婉儿果然如此?好得很,好得很啊。传我的话,让魏武盯紧她,有什么情况赶紧传来消息,也让他小心些,别在王爷面前露出马脚。王爷要是知道他替我办事,指不定怎么发作呢。”

萧妃浅浅一笑,信手拿起花剪来,将梅瓶中开的最娇艳的一朵百合狠狠剪了下来,“纪烟雨,就凭你,也配站在王爷的身侧!”

旁边的贴身宫女低声问道,“不过是个三流侯府的小小嫡女,娘娘为何如此忌惮?”

萧妃眼中含光一闪,“谁让她命好呢,竟然是天生凤格!不然凭什么叫王爷这么长长久久惦记着!”

宫女眨了眨眼,“既然是天生凤格,如今去祸害她?岂非与天做对?会不会………”

萧妃咯咯一笑,“所以由我那个傻堂妹来动手再合适不过了!”

她抬手拂了拂云鬓,“到时候无论是天谴还是王爷的雷霆一怒都冲着她去,岂不妙哉?”

宫女愣了一下,没作声,萧妃看了她一眼,“怎么,你同情她?”

宫女忙跪下,“奴婢不敢!娘娘恕罪!”

萧妃哼了一声,“……当日里,本来是安排她侍奉糟老头子的,哪知她亦心慕王爷,不肯就范,反倒设计我侍寝……害得我再也没机会……这个仇,我永远记得!”

“这个傻子,明明跟我一样是棋子而已,她偏偏以为王爷爱她,哼!王爷若真心悦她,也不会让她给姓纪的当小妾了……我倒非要让她死在王爷手里,这才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宫女抖了抖,忽然说不出话来。

萧妃看着低头瑟缩的宫女,忽探出一只手去,顺着她背后突出蝴蝶骨摸了下去,“你跟了我也有一段了,怎么还是畏畏缩缩的!”

小宫女不喜欢她的冰冷的手,可又不敢反抗,只是低着头,抖得更加厉害。

萧妃的手几乎伸入了她的里衣,别有意味道,“怎么?还不愿意?若是不愿意,你可就是傻孩子了。我要是高兴了,举荐你去适逢糟老头子,不过是张张嘴的事,你难道愿意一辈子当宫女?

小宫女抖了许久,终于拉住了萧妃的手,身子瑟缩出一道勾人的曲线,哆嗦道,“奴婢,奴婢……愿意!”

萧妃粲然一笑,两指捻住了她的下巴,“真是个乖孩子,赶明儿我认你当干女儿好不好?”说着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拉着她的手将她拖入重重帘幕深处。

上一篇:第166章 镜花水月 下一篇:第168章 意外流产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