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别有隐情

“一派胡言!你姐姐怎会害丁氏,丁氏不过是家中姨娘,素日有些脸面罢了,她甫怀孕,满心欢喜一时滑胎,心里想不开也是有的,怎么能赖在你姐姐头上!” 纪长卿沉下了脸,眼中冷

《嫡女烟雨》

“一派胡言!你姐姐怎会害丁氏,丁氏不过是家中姨娘,素日有些脸面罢了,她甫怀孕,满心欢喜一时滑胎,心里想不开也是有的,怎么能赖在你姐姐头上!”

纪长卿沉下了脸,眼中冷光闪闪。

纪青虹“刷”地跪了下来,膝行几步刚要抱住纪长卿的腿,没想到自己父亲往旁边紧走几步,让她扑了个空!

“虹姐儿!你哀伤过度,难免胡思乱想!来人,还不扶二小姐回去休息!”

纪长卿一使眼色,旁边儿几个老嬷嬷早涌上来,不由分说,架起纪青虹。

纪青虹还要说些什么,早有一个老嬷嬷悄悄拧了下她的手,纪青虹斜睨了一眼,见此人却是眼生,不由得一怔,老嬷嬷顺势低下头去。

纪青虹知道此时小胳膊难以拧过大腿,只得收了声,随众人下去。

打发走纪青虹,纪长卿方召来赖大到身前,嘀咕了几句。

“侯爷………现在就烧了?”

“不然呢,等着事情越闹越大!叫你去就去,赶紧料理干净了!”

赖大并无二话,带上几个人匆匆奔偏厦而去。

“父亲!”

纪烟雨迎了上来,正色道,“女儿有话要说。”

纪长卿皱了皱眉头,反对温郁白道,“江澄!你还嫌家里不够乱吗?看你表兄的脸色!还不赶紧扶他下去休息,眼看过几日就要参加簪花宴了,万一你表兄有个闪失,我们永定侯府如何向圣上交代!”

温郁白上前拱手,白着一张脸道,“郁白身子无事,您莫要担心。郁白有几句话不吐不快!”

纪长卿忙和缓了脸色,“贤外甥,我看你脸色不好,有什么话,还是明日再说。”

温郁白摇了摇头,索性上前一步,“舅父,郁白在府中叨扰多时,深知大表妹的为人……郁白愿以名誉担保,此事定然不会与大表妹有任何关系!”

纪长卿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瞬时怔了一下。

纪烟雨猛地看了一眼温郁白清瘦若竹的背影,紧咬下唇,心中涌出一丝感动。

纪江澄顿时对病怏怏的学霸有了好感,接着大剌剌道,“就是嘛!连表兄都知道肯定与我大姐无关,纪青虹就会颠倒黑白、搬弄是非!”

纪长卿瞪了他一眼,“还不住口!”

又温言对温郁白道,“郁白啊,我的女儿我自然是相信的……不过,你老站在这风地里也不好,仔细着凉,先让江澄扶你下去,这件事我自有决断。”

温郁白只得点了点头,担忧地看了一眼纪烟雨才随着纪江澄下去,纪江澄见他步履沉重,自去叫人抬软轿来不提。

纪长卿看了纪烟雨一眼,叹道,“有什么话,你说吧。”

纪烟雨盯着纪长卿的眼睛,“父亲难道对我还有怀疑?”

纪长卿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雨姐儿,你是聪明孩子,要是活到我这把年纪,你就会知道事实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别人相信你想让别人相信的。”

纪烟雨皱眉,“父亲此言是何意?”

纪长卿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只知道你是我永定侯府的嫡长女,我侯府与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行了……丁氏此事,我自会料理干净。”

纪烟雨杏眼圆睁,“父亲!不是这样的!”

纪长卿目光复杂难辩,“雨姐儿,我累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纪烟雨拉起纪长卿的衣袖,摇了摇头,“女儿先时也觉得是姨娘难抑滑胎之痛才自尽的,不过,在父亲去偏厦之前,我曾跟着大夫进去看了一眼,女儿怀疑………丁氏并非自尽,而是真被人害死的!”

纪长卿马上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此事已了,雨姐儿,你就不要另生枝节了!”

纪烟雨坚持道,“父亲难道没看姨娘遗容,分明面目扭曲,十分不甘!”

“那是她低估了自尽的痛苦!吊在梁上,气息上不来……有什么奇怪的!”

纪烟雨低声道,“还有她用自己的腰带上吊,那房梁颇高,她产后虚弱,即便她站在秀墩上,伸出手去,以她的身量,离房梁也有距离,又是如何将腰带抛过房梁的?”

“还有,姨娘素来重视仪表,以前排场就不说了,便是这次从家庙回来也从来打扮利索才到人前。”

“此时她解下腰带,外裙半退,内裙都露了出来,女儿料想,她便是要死,定也是仪容整洁,好给父亲留下最后的美好印象,如何肯衣衫不整地赴死呢!”

纪长卿听着,眼神黯了黯,“你是说………”

纪烟雨微微点了点头,“女儿窃以为,她是被人害死的!父亲不若是找人验尸,应该会了解到更多情况!”

纪长卿闭了闭眼,沉吟不语。

纪烟雨劝道,“二妹如此冤枉女儿,若是还了我的公道,她也无甚好怨恨的,这是其一。还有,这凶手十有八九还在府中,若是让这凶手逍遥法外,且不留下后患?”

“依女儿看,莫若去找魏表哥,是非黑白,他一定断地出来!方才女儿听见了您吩咐赖大的话,要是将尸身烧了的话,可就没有查清真相的机会了!”

纪长卿紧皱眉头,刚要说话,就见彭嬷嬷面带喜色迎上来,“侯爷,大小姐!老祖宗她醒过来了!”

纪长卿喜出望外,顾不上别的,忙急急跟着彭嬷嬷往正堂奔去。

纪烟雨蓦地松了一口气,刚要去正堂,犹豫一下,还是抬手找来柳儿,吩咐几句。

柳儿白着脸,“我明白,只不过赖管家那里是奉了侯爷之命,我只能尽量拖得一刻是一刻!”

纪烟雨点了点头,叹气道,“去吧,尽力就好。”

…………………………

正堂寝居。

“母亲!您总算醒了!”纪长卿喜出望外。

老侯夫人歪在枕上,面色灰白,眼神稍显浑浊,侧头断续道,“我自己身子我知道,老毛病了,以前也有过一次,没事的。”

纪长卿半跪在床前,握着老侯夫人的双手,眼尾都红了,“都是儿子照顾不周,害您受苦!”

老侯夫人哼了一声,喘了几口气,“你何止照顾我不周!雨姐儿几个你就照顾好了?我才知道,就这么一两天功夫,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

纪长卿面有愧色,“儿子……儿子惭愧!”

老侯夫人啐道,“那人死了便死了,也没什么?如何无端牵扯雨姐儿!你竟还容虹姐儿可劲闹吗?还不赶紧将事了结了!”

上一篇:第173章 猫哭耗子 下一篇:第175章 流言蜚语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