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情愫渐生

纪烟雨抬眼看去,只见裴元启脸上惊喜交加,可丹凤眼中担忧之色甚重,关怀之情溢于言表,不知怎的,忽然间鼻头就是一酸。 这一下子不要紧,倒把她自己给惊住了! 丁小梅之死让

《嫡女烟雨》

纪烟雨抬眼看去,只见裴元启脸上惊喜交加,可丹凤眼中担忧之色甚重,关怀之情溢于言表,不知怎的,忽然间鼻头就是一酸。

这一下子不要紧,倒把她自己给惊住了!

丁小梅之死让她深陷京城舆论的漩涡,不过她向来自诩坚忍,就是在纪长卿和老侯夫人面前也从来就事论事,事发至今从未表现出一星半点儿的软弱和委屈。

可今天不知怎的,在裴元启温暖隐含担心的目光下,种种委屈就像春日冬雪初融的洪水,大有冲出堤坝之势,纪烟雨喉中不知不觉竟有一丝哽咽!

她下意识攥紧了衣袖,微微侧过头,借以掩盖失态,也克制自己不叫眼泪流下来。

裴元启见她嘴唇微微动了几下,黑白分明的杏眼眼尾笼上一丝淡红,向来镇定自若的脸上隐有小女儿家委屈的情态,一颗心猛地跳动了几下,几乎窒息!

她心中是有我的!是有我的!要不以她一向克制自持的性格,怎会如此?

确认了纪烟雨的心意,裴元启一时间心旌摇动、激动不已,手脚都微微发颤,不过最终还是理智和对心上人的担心占据了上风。

他一百个不相信此事与纪烟雨有关,一定是别有内情!

这些日子她过的如何?家人有没有苛责她?下一步她打算如何,听说最关键的尸体已经烧了,还能有别的途径还她清白吗?

裴元启心乱如麻,顾不得此处人多眼杂,登登登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台阶,向纪烟雨急走过来。

柳儿见对面二楼上竟有五六个做贵公子打扮的青年,视线一刻不离纪烟雨,而裴元启又不怎地,眼眸含情,却挟着一股迫人气势走了过来,明显是要与纪烟雨说话!

裴元启柳儿当然知道,大小姐时不时拿出来看的断簪就是裴元启送的,她隐隐约约也知道了点子什么,所以生怕裴元启当众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来,惹出事端!

柳儿心里发急,忙一扯纪烟雨的衣袖。

纪烟雨下意识回头,见柳儿神色焦急地直摇头,“小姐………”

羽儿平日看着神经大条,看着周围环境,也知道此时不好,不由分说,上前一步拉着纪烟雨就向大门走去!纪烟雨被她一拉,脚步虽下意识跟着向外走,却不由得回头去看裴元启。

柳儿上前一步,一下子挡住了裴元启的身影,表情严肃低声道,“小姐,这不是时候啊!”

两个丫头就这样不由分说将纪烟雨急速拉出了茶社。

侯府马车早就等在门口,见三人出来,车夫早就放下脚凳,打起帘子,羽儿忙扶着纪烟雨登车,纪烟雨一下子撑住车门框,“……等一等。”

紧跟上来的柳儿低声道,“大小姐,还等什么?看打扮,这里面全都是……勋贵大臣家的公子,您要当着他们的面跟裴公子叙话吗?万一这些人说难听的传出去,您还嫌您的名声……”

说到这里却是忽然住了口,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现在您的迫害父亲小妾的帽子还没摘掉,再添一顶不检点的帽子,闺誉简直不用要了!

纪烟雨素手抖了一下,咬牙道,“可是……”

柳儿真是急了,低声补道,“可是什么?裴公子要是诚心,便是我们离开,他也能跟过来,要是不来……那便是罢了吧!”

说着跟羽儿一个拉、一个推急忙将纪烟雨扶上马车。

话说裴元启追出大门口,只看到侯府马车远去的影子,以及车后拖拽的阵阵尘土。

后面几个贵公子也抱着各种看热闹的心态追了出来,见他一脸失魂落魄地望着远处,想着难得一见的美人就这样走了,不由得怅然若失、跌足叹息,那唤作里仁的不由得嘴贱起来:

“裴兄,你不是号称救过这丫头一命吗?怎地这丫头说走就走,招呼都不打,真是太无情无义了点儿。”

还故意在“情”字上面咬了个重音。

裴元启缓缓转过头来,面色发白,紧抿唇角,丹凤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另几个见他神情可怖,估计他是动了真气,不由得嫌弃王里仁不会说话,可也不能放任两人对上,只得打哈哈道,“哎呀,里仁你瞎说些什么?今天说好的以茶会友,讨教学问呢?怎么忽地岔开了主题,哈哈,哈哈,走走走,咱们回去接着聊。”

说着一个蓝衣青年伸手作势来拉裴元启,被裴元启一下子躲开,蓝衣青年甚觉无趣,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方才裴元启没给面子,径直就走出了包间,王里仁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气,方才又亲眼见纪烟雨生的那般美貌,又似乎独独对裴元启有所回应,都快嫉妒死了,如今见众人和稀泥,只道自己被落了面子,火上浇油,更是怒火熊熊燃烧。

他想着自己舅舅正是圣上倚重的重臣沈明珍,也正是裴元启的殿试恩师,且裴相早就告老,裴家势力已被魏家取代,故也没把这个新科状元放在眼里,口无遮拦道:

“怎的,裴兄怎么这么看我?你难道对这名声尽毁的丫头还有别的想法,你还想娶她不成?啧啧啧,这丫头品行有亏,也就只剩一张脸了……”

话音刚落,他的脸上就挨了重重一拳!

“你疯了!”王里仁捂着发红的嘴角!从小到大,除了他爹,还没人弹过他一指甲!

旁边几个伙伴也惊了,谁也没想到,素日温和有礼的裴元启竟然为了一个名声狼藉的女子而打了自己殿试恩师的外甥!

“人云亦云,不分青红皂白就凭空污人名声,王里仁,你还真为读书人丢脸,也丢了沈师的脸!裴某不屑于与你这样的人为伍!”

裴元启厉声喝道,也不理众人,转身就走。

王里仁回过味来,一蹦三尺高,“我让你打人!我还打你呢!你个兔……”

旁边人怕事情闹大,这殴打状元公的罪名可了不得,忙捂住他的嘴,将他按住,王里仁气得要死,瞪眼踢腿地挣扎。

裴元启走出几步,忽然回头,一双眸子冷气四溢,俊脸如同寒玉,高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明日元启便去沈师府上领罪!”又哼了一声,“只怕沈师知道原委,也不会怪罪!”说罢一甩广袖,负手而去!

且不管那几人如何将王里仁劝回家,只说裴元启顺着马车行去的方向徒步追了过去,但见那马车行了两个路口,就似后面生了眼睛,知道他在追似的,竟慢慢停了下来。

裴元启见马车停在一处僻静街角,大喜过望,忙撩起白袍,快步上前。

上一篇:第176章 巧遇元启 下一篇:第178章 心心相印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