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新仇旧恨

溧阳一路行至主位坐下,随意一挥衣袖,“都做下吧。”然后一双眼睛在人群中一扫,“纪青虹是谁?” 纪青虹硬着头皮,只好上前行礼,“纪青虹见过公主殿下。” 溧阳只淡淡看了

《嫡女烟雨》

溧阳一路行至主位坐下,随意一挥衣袖,“都做下吧。”然后一双眼睛在人群中一扫,“纪青虹是谁?”

纪青虹硬着头皮,只好上前行礼,“纪青虹见过公主殿下。”

溧阳只淡淡看了一眼,便高傲地抬起下巴,随意道,“你娘亲怎么死的?当着大家的面,你说说呗!”

一语石破天惊!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而纪青虹则是怔在当场!

这叫她怎么说?

要是说出心中所想,只怕从此纪长卿再也不认她这个女儿,可若是不说的话,恐怕再也没机会给娘亲伸冤了……

纪青虹咬着嘴唇,差点儿把手里的帕子都绞烂了。

她看了一眼纪烟雨。

纪烟雨好似没听到溧阳公主的话,端坐在太师椅上,正拿着茶杯品茶,一脸的泰然自若,完全漠视了自己,好像自己对她完全构不成威胁!

“好一个伪善之人!好一个侯府嫡女!难道仗着侯府嫡女的身份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纪青虹不由得生出一丝恶念,真想看看高高在上的姐姐从云端跌落、跪地求饶的场景。

她把心一横,一下子跪在地上,收了怯弱模样,大声道,“殿下………”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继续说下去,一个熟悉的女声已笑着开口:

“今天是宫里举办簪花宴的大好日子,殿下何必提这些不吉利的事,方才我已远远瞥见皇后娘娘的凤驾,只怕圣上也快到了,还是请殿下先移驾正殿吧!”

语毕,一道俏丽的青衣倩影已飘入殿中。

众人大都不认识,正窃窃私语打听此女身份,女郎却任由她们的目光扫在自己身上,上前落落大方给溧阳行了礼,“寿昌伯府许青儿来迟,还请殿下恕罪!”

溧阳懒懒地看了她一眼,又瞟了纪烟雨一眼,不满地“哼”了一声,一语双关道,“你来的倒是真及时……起来吧。”

青儿才笑嘻嘻地起身,暗暗对纪烟雨点了点头。

众人一下子明白过来,知道这位就是传说中寿昌伯找回来的嫡女,许太后颇为看重的晚辈,算来也是公主的表亲,怪不得公主也给了些面子。

本来以为在外这么多年,这位嫡女多多少少也有些粗鄙不堪,哪知道倒是这样一个美貌小姐,想到今日出席簪花宴的目的,不少人都对她留了心。

只是不知这位许小姐为何要给名声狼藉的纪烟雨解围?看两人神色,倒不似头一次见面,明摆着是认识的。众人面上不言语,内里都在琢磨。

青儿礼毕,很自然地坐到纪烟雨身边的空位上,甜甜唤道,“长姐!”

神色很是亲近,又带着隐隐的敬重。

众人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人何时竟成了姐妹?

再看主位上的溧阳公主,很明显地瞥瞥嘴角,但明显没有惊异之色,明显是知情的。

众人看纪烟雨的目光不由得带了几份琢磨和揣测。

赵懿真觑了眼溧阳的神色,轻咳了几声,脸上显出尴尬之色,趁人不注意将身子往后缩了缩。

此时早有宫女从殿外走进来,“殿下,凤驾已行至钦安殿,马上就到了,还请……”

“知道了!”溧阳不悦地挥手,一下子站了起来,众人马上也跟着起身。

溧阳眼锋扫了过来,纪烟雨的目光不偏不倚与她对上,只觉得对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两人对视一瞬,溧阳率先移开目光,扬起下巴,黑着脸,绕过跪在地上的纪青虹,连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出殿门。

纪青虹狼狈不堪地伏在地上,额头上是满满的汗。

众人愣了一刻,忙呼啦啦跟着溧阳走了出去,再无人看地上的纪青虹一眼,或有好奇的,回头看了纪烟雨和许青儿几眼。

待众人出去,青儿方笑着向纪烟雨伸出了手,纪烟雨拉过她的手,眉眼弯弯,“你啊……”

两人相视一眼,都笑出声来。

此时已有宫人过来催促,纪烟雨忙要拉着青儿往外走,青儿却摇了摇头,转身对着还跪在地上的纪青虹道:

“长姐和善,我却不得不说几句,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个道理连我都懂,二小姐不会不懂吧!”

纪青虹低着头,看不清神色,脊背却抖了抖。

青儿一甩袖子,加重了语气,“还请二小姐今后开口前要三思,莫要信口雌黄,反给侯府引来祸事!”

说罢转头挽起纪烟雨的手,“长姐,我们赶紧去吧。”不由分说,反将纪烟雨拉了出去。

此时大成殿前,男左女右,已是密密匝匝的一群人,女子以溧阳公主为首,男的那边……纪烟雨遥遥一望,毫不意外地撞进了一双桃花眼中,顿时一惊。

刘湛眼睛眯了眯,阴测测地盯了纪烟雨一眼,才转过目光。

“长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青儿担心的在一旁问道。

纪烟雨淡淡道,“没什么,可能是紧张吧。”

青儿哪里知道纪烟雨的心事,以为她跟自己一样,也是头一次经历这种场面,深以为然。

纪烟雨在对面的人群中甄别了一番,倒是没有见到裴元启的身影,忽然有点惆怅。

此时十几个太监依次排开,皇后的凤驾缓缓到了眼前,除了刘湛、溧阳,所有人忙按规矩行大礼,拜伏在地。

片刻方听太监叫起。

纪烟雨趁着众人起身的间隙,忙飞快地抬头看了一眼。

只见刘湛和溧阳一左一右正扶着一位美妇下车,美妇身着正红色绯罗蹙金刺五凤吉服,一色宫妆千叶攒金牡丹首饰,颈上一朵硕大的赤金重瓣并蒂牡丹盘螭项圈,整个人似被黄金镀了淡淡一层光晕,中宫威仪,十分华贵夺目。

这身打扮也跟前世一模一样,确是中宫王寰。

王寰出身琅琊王氏的旁支,父亲早逝,由寡母带大,是前一任皇后琅琊王氏本家嫡女王贞的远方堂妹,在王贞薨逝后被王家送进宫的。

当时本送进宫好几个王家的女孩,哪知另几个都没活得长,唯有王寰不仅深得圣宠,还被封为皇后,王家感恩戴德,对昌和帝越发感激不尽。

美中不足之处是王寰多年无所出,不过随着晋王和湘王渐渐长成,朝廷上下都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两王都没了生母,单看谁能被皇后过继膝下,谁就是太子!谁就是未来的天子!

皇后没有看溧阳,只是笑着对刘湛说了什么?

刘湛弯起嘴角,似乎答了几句,便惹来皇后格格笑了几声。

纪烟雨刚微微皱起眉头,就见皇后转过头来,闪电般的目光向她这边看了过来!

上一篇:第183章 好戏开局 下一篇:第185章 才艺比拼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