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儿女情长

纪烟雨此时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刘湛的脸,恰好桌子旁边就是金丝楠木柱,于是趁人不备,她将身子侧了侧,刚好将半个身子掩在柱后,恰好遮住了刘湛的目光。 此时赵懿真已经演奏完

《嫡女烟雨》

纪烟雨此时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刘湛的脸,恰好桌子旁边就是金丝楠木柱,于是趁人不备,她将身子侧了侧,刚好将半个身子掩在柱后,恰好遮住了刘湛的目光。

此时赵懿真已经演奏完毕,正仰头向昌和帝和皇后行礼。

赵瑾是朝中重臣,虽然昌和帝无意让重臣女眷与自己任何一个儿子结亲,但是一点面子总是要给的,他点了点头,露出了个温和的笑容,说了一个“好”字,他以为皇后会马上接着话头赏赐赵懿真。

哪知出乎意料的是,皇后只是微微笑了笑,举起青瓷杯品了一口茶,似乎没听见。昌和帝皱了皱眉,只有自己说了一声“赏”。

赵懿真接过小太监呈上的一个小巧精致的粉彩梅瓶,不由得神采飞扬,更是大着胆子瞟了一眼刘湛。

哪知刘湛歪着头,阴测测地打量着眼前的茶杯,不知在想些什么,倒是他身边的湘王刘演,察觉到了赵懿真飘过来的眼神,反倒朝她露出了个善意的笑容。

赵懿一怔,但见刘湛没有任何回应,面上难掩失望,只不过女儿家神情微妙,除了刘演这样的有心人,也难有人留意到。

刘演眯了眯眼,唇畔的笑容转深。

此时,几个平素跟赵瑾交好的主官忙顺着昌和帝的话头夸了几句赵懿真。

赵瑾一早就瞥见了爱女失望的神情,又不好说什么,正好借此下了台阶,又起身谢昌和帝的赏赐,此时大成殿内正是一派君臣合乐的景象。

赵懿真归座后,又有几位闺秀跃跃欲试,高阶女官正要再选一个,却不妨溧阳公主清了清嗓子,托腮道,“郑女史,早听说我许家表妹才貌双全,今儿倒是个好机会,不妨请许表妹展露些才艺,也让大家见识见识。”

一边说着,一边向青儿看了过去,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屑,还有隐隐一丝妒恨。

青儿与她同坐在一排,看她那眼神看得清楚,不由得心中一沉。

她最近常常出入许太后殿中,知道溧阳公主平素脾气大,不是个好惹的,虽然知道公主嫌弃自己是永定侯府婢女出身,却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不由得心中暗道,“难道是方才回户长姐得罪了她?不过她那一丝妒恨又作何解释?”

见青儿犹豫,以为她气怯,赵懿真忽然应和道,“早就听闻许大小姐是有才情的,就给愚姐妹们展露一下呗?”

见青儿投过来沉沉目光,赵懿真故意朝着溧阳所在方向轻笑一声,“难道,许大小姐连公主的面子都不给?”

青儿忙起身向溧阳施礼,不卑不亢道,“青儿不敢………”

她目光扫去,只见除了纪烟雨眼露担忧,沈相孙女沈静婉一脸不关己事的默然神情,众人都是一幅似笑非笑看热闹的样子。

青儿笑了笑,“要是公主殿下不嫌弃,青儿便为大家献舞一支。”说罢转向高阶女官,“郑女史,我府中伴奏的琴师现在太后殿中,还请您叫人通传,我现在就去换身衣裳。”

竟然是一副早有准备,胸有成竹的样子!

溧阳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太后得到了消息,暗中有准备!早就提点了许青儿!

她不由得暗暗琢磨,看来之前传的,太后有意要为这死丫头和裴状元指婚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望着青儿的背影,她又气又恨,凭什么一个婢女出身的丫头也配得到那样的玉人!

她抬头向男宾席望了过去,只见裴元启似乎也在瞧着女宾这边,一双好看的凤眼似乎露出微微关切的神情,不由得愈加恼恨。

溧阳踢了自己贴身宫女一下,吩咐了几句话。

那宫女听完,脸色大变,“公主,万一………”

“万一什么?有我呢,你只去便罢了,不然有你好看!”溧阳一拂广袖。

宫女一脸惶恐,只得惴惴退下。

青儿去准备的时候,倒是沈明珍的孙女沈静婉起身赋诗一首,她长相美则美矣,却自带一股清冷孤傲的气质。

这首七律用词讲究、平仄对仗,颂扬大平德政,描述四海升平的景象,对于一个年轻女子来说,这水平可是不一般了,看得出家教良好,自己也颇有天赋。

纪烟雨在柱后也听了进去,想到前世这位才女竟然在出嫁前不知为何竟然出家为尼,不由得叹息,暗暗希望今生今世,这可怜人也能改变既定的命运轨迹。

昌和帝听完赋诗后非常高兴,特地将自己写的一副字赐给沈静婉,沈静婉脸上没有露出过分喜悦,而是异常沉稳冷静地接过赏赐。

圣上的墨宝,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再加上沈明珍在朝中一言九鼎,地位超然,众臣马上集体恭贺沈明珍,连魏延和纪长卿都说了几句溢美之词。

对于这个孙女,沈明珍颇为得意,别说他早就揣摩透了昌和帝的心思,根本不会将孙女嫁入皇家。便是没这层顾虑,他也想为自己孙女选个可以托付终身的温良之人………就比如,他侧头看了一眼后排的温郁白。

知道自己孙女一向清高自持,傲若霜雪,不说相配的人不好找,便是一般勋贵人家的规矩她也受不了……他当然也舍不得。

沈明珍早就打听过温郁白,与永定侯府有点儿自远亲,身家尚可,性格沉稳,最主要的是形容尚幼,正是容易被施加影响的年纪,要是自己下点心思好好琢磨得话……堪为孙女良配。

希望这个才貌双全、如珠如玉的少年自家孙女能看得上吧!

察觉到他的目光,温郁白马上抬头,稍稍起身施礼,姿势煞是雅致美观,沈明珍左右看看,越看这两人越满意,不由得看了一眼纪长卿,心下计较起来。

此时青儿已经匆匆回转,她换上了一件樱粉收腰的舞衣,纤腰盈盈一握,长袖飞扬,颇有一股自在风流之态。

她对着殿上众人微微一笑,“寿昌伯嫡女许青儿为陛下、皇后娘娘献上一曲定风波!”

定风波可是一首传世古曲,难弹的紧,主要是节奏特别快,对手指的速度和力度都有很高要求,便是宫廷乐师,也不能保证个个会弹,何况是与人伴奏!这需要琴师和舞者多么密切的配合,简直难上加难。

众人看向青儿的目光深了些,看来这位寿昌伯的嫡女也是早有准备,今天安心大展奇才呢!

青儿遥遥看了一眼纪烟雨,微微点了点头,似乎告诉纪烟雨不要担心。

纪烟雨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安下心来,不由得从柱子后面挪出来一点。

哪知道她刚一露头,一道炙热的目光就飞了过来,凭着直觉,她迎上了裴元启的目光。

两人隔着半个大成殿遥遥相对,却似心有灵犀一般,同时觉得心中安定下来。

见纪烟雨眉目舒展,裴元启也放下心来,朝她灿然一笑。

此时青儿正站在纪烟雨身前几步处,见裴元启对着她的方向露出笑容,登时满面通红,不禁羞涩地低下头去。

溧阳这个角度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不仅怒火中烧,几乎将手中玉杯当场摔在地上!她回头瞪了宫女一眼,“都好了?”

宫女缩了缩脖子,默默地点了点头。

溧阳转过头来,不怀好意地盯着青儿羞涩的侧脸,“今天………本宫一定要你好看!”

上一篇:第185章 才艺比拼 下一篇:第187章 惊险一刻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