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姐妹之情

依照纪烟雨本心,来这簪花宴是越低调越好,最好是泯然众人矣。然而事与愿违,她不仅反倒成了众人的焦点,而且阴错阳差地又与溧阳公主结下了梁子! 唯一庆幸的是,皇后全程似乎

《嫡女烟雨》

依照纪烟雨本心,来这簪花宴是越低调越好,最好是泯然众人矣。然而事与愿违,她不仅反倒成了众人的焦点,而且阴错阳差地又与溧阳公主结下了梁子!

唯一庆幸的是,皇后全程似乎对她态度冷淡,不似有遴选她为妃的意思。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让纪烟雨放心,毕竟前世今生,刘湛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人!这人脾气喜怒无常,实在难以预料他为达目的还能做出什么事出来!

纪烟雨本满腹心思,不过看面前青儿喜孜孜的样子,愁云便暂且散去大半,她轻轻“嘘”了一声,拍了一下青儿的手背,笑着眨了眨眼睛,“顽皮……”

青儿嘻嘻一笑,不以为意,亲亲热热地拉过纪烟雨的手,两人一边穿花拂柳向前,一边闲话。

说了一会儿体己话,纪烟雨便问起青儿献舞的事还有乐师蹊跷伤手的事,青儿不好意思解释道,“这都是太后娘娘的意思,我本身没什么才艺,唯有舞技还可以练上一练,太后便嘱我勤加练习,为今日做些准备。”

“哪想到……有人偏偏从中作梗,故意伤了乐师的手,要不是长姐今日在此,只怕今日我就要当庭出丑了。”

见纪烟雨沉默不语,青儿忽然顿住,“长姐,可以在这次簪花宴上献艺的事,你……不会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吧!”

纪烟雨静静抬起头迎着青儿的目光,只见青儿眉尖颤了颤,咬了咬嘴唇,“长姐、此前,我打听到你没有收到皇后娘娘的请柬,以为你,你不会来了,所以我,我不想………”

话至此,已经十分明白。

青儿琢磨如纪烟雨这般才貌竟没能收到簪花宴的请柬,肯定是很尴尬且恼火的事,她怎么可能再去跟纪烟雨主动提起此事,否则那成了什么人了?

纪烟雨看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笑了,拍了拍她的手臂,“我是那样想的人吗?”

青儿大大舒了一口气,“我就知道长姐不会怪我。”

纪烟雨轻叹一口气,轻蹙眉头,“我也是最后才……得知能来赴宴的,说句实话,其实我并不想来,这次簪花宴……皇后娘娘很看重。”

青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握住了她的手,“长姐……你是不想嫁入皇家?”

语气是疑问,表情却很肯定。

纪烟雨抬眼环顾四周,此时夏阳明媚,更衬得内苑处处锦绣成堆。

她眉头深锁,这金碧辉煌背后的无奈苍凉,外面又有几人知晓呢?

纪烟雨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道,“此处并非我的归宿,两位殿下……也绝非我的良人。”

对着青儿清澈的眼眸,她缓缓道,“太后让你殿前献艺,莫非是有意将你……”

“不是的。”青儿眉眼一笑,眼前忽闪过裴元启的脸,不过她马上意识到什么,忽闭了口,勉强笑了笑才道:

“太后无意将我嫁入皇家……而且我这般情况,也万万配不上两位殿下,让我献艺,只不过是为了传出去个好名声而已……”

她眨了眨眼睛,低下了头,“其实我也知道,这个圈子是不好进的……她们都瞧不起我……”

说到后来,喉中竟有一丝哽咽。

纪烟雨忽抬手抿了抿她鬓边散下来的一缕发丝,温声道,“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青儿按住了她的手,点了点头,眼中泪光点点,“……长姐。”

纪烟雨方要开口,却见后面走来一人,只能住了口,青儿察觉有人过来,忙抿了抿眼角,两人抬头望去,却是沈静婉迎面走了过来。

“纪小姐。”

“沈小姐。”

沈静婉面色平静,似乎根本没注意到青儿,“静婉有个疑问,想请纪小姐解惑。”

纪烟雨点了点头,“沈小姐请讲,烟雨知无不言。”

“定风波是传世名曲,音符跳跃,晦涩难学,非有十几年的古琴功夫绝对弹不出来。我家有琴师自幼专攻此曲,年近三十方有纪小姐的弹奏技巧。”

沈静婉仰起巴掌脸,眼中露出向往之意,“方才我观小姐弹奏的十分轻松自如,随心改变节奏,甚至稍微改动调门,且还隐隐显出一股超脱之气……论气势,更远在我家琴师之上。倒不知纪小姐平日里练琴有何诀窍,可否告知一二。”

纪烟雨脸一红,定风波她确实自小习得,不过大成,却是在宫中。

先时练曲只是偶尔排遣寂寞,后来便成了在冷宫中唯一可以做的事。

当时她为了暂时忘却痛苦,曾整日整夜弹奏定风波,直到双手都磨出血泡。

只是这等事如何向沈静婉说,她只好尴尬一笑,“这个……烟雨确实没什么诀窍,只是从小习得,每日练习不辍罢了。”

沈静婉眸子幽深如海,对她这套说辞明显不信,不过也没强求,只是点了点头,唇角一勾,“这样啊……”

沈静婉离开后,纪烟雨一阵心慌气短,额头上似乎有汗滴了出来,不由得暗叹,还真是不习惯说谎呢。

青儿于琴艺不通,不懂两人机锋,只默默看着而已。

话说纪烟雨跟青儿漫步至长廊处,不由得一惊,长廊阴凉处已经铺上了秀墩长桌,桌上已经布好碗筷,宫女们正鱼贯穿梭上菜。

只不过……阴凉处的秀墩几乎已被各家闺秀给占满了,实在没什么空余位置!

这……

纪烟雨和青儿两人面面相觑,她们这是被排挤出女宾席了?

纪烟雨凝神细看,只见长廊之中也没有纪青虹的身影。方才明明见她走在头里,难道她也被排挤了?

纪烟雨打量四周,只见长廊对面的空地上还搭了两处彩篷,大的彩篷里面是一色的长桌矮凳,倒是宽敞,男宾们或坐或站,正三三两两聊天。

小的彩篷只有七八个座席,明显是给两位殿下还有三甲准备的。

“哟,纪小姐来的不巧呢。”

忽然一道冰冷声音传来。

纪烟雨侧目往去,只见溧阳遥遥坐在上首,身边两个宫女正在给她打扇。

这一声将男宾席的目光也吸引过来,溧阳笑的越发肃杀,柔柔道,“这边恐怕是没有位置给纪、许二位了呢。”

“你………”

青儿眉头一皱,就要上前!纪烟雨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长姐,她欺人太甚………”青儿小声道。

纪烟雨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咱们也不是刚知道她,别激动。”

此时,忽听两人身后有人重重地咳嗽一声。

上一篇:第192章 各人心思 下一篇:第194章 神秘纸团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