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与你洞房

纪烟雨从望月楼窗口坠下直跌入水中,猝不及防之下猛灌了几口湖水,禁不住大声咳嗽起来,手脚挣扎一会便觉乏力,整个身子便在冰凉的湖水里越陷越深。 神思朦胧之际,忽觉有人游

《嫡女烟雨》

纪烟雨从望月楼窗口坠下直跌入水中,猝不及防之下猛灌了几口湖水,禁不住大声咳嗽起来,手脚挣扎一会便觉乏力,整个身子便在冰凉的湖水里越陷越深。

神思朦胧之际,忽觉有人游过来抓住了她的袖子,她心头一松,便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这一晕厥便不知过了多久才悠悠醒转,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青儿一对黑溜溜的大眼,“长姐你可醒了!”

纪烟雨疲倦地点了点头,稍微侧了下头,见自己躺在一张香木塌上,房内陈设华丽,设有层层精致的幔帐,艰涩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披香殿后殿,汪公公让人将你送过来的。”青儿帮她掖了掖被角,絮絮道,“方才林副医正帮你诊了脉,说你只是受惊着了凉,还好没有大碍。”

“林景舟?”纪烟雨眼前现出那个青年俊美的面庞。

不知想起了什么,青儿唇角一勾,“可不就是他,他方知我现在身份,吓了一跳。”

她顿了顿,又觑了觑纪烟雨的神色,小心道,“长姐,你是怎么从二楼那么高的地方跌下去的,你不是……去静室更衣了吗?”

纪烟雨陡然想起前后两张字条,还有她落水前看到那龙舟之上的场景。

定是有人想好了要诱她上楼,然后再推落水中,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定会有人打救,落水也不致死,难道是……

她心念急转,忙抓住青儿的袖子,“是谁救我上来的?”

青儿瞬间明白她的意思,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别担心,是两个太监下水救的人,汪公公是缜密之人,你一上岸,就指挥宫女竖起彩缎遮挡,望月楼上的男宾无一人窥见!”

纪烟雨松了一口气,没有回答青儿的问题,又问道,“我父亲去了何处?他可知道我在这里?”

青儿犹豫一下,“我求汪公公着人送口信,就说你在披香殿,可送信的人回来说……圣人也要见侯爷,侯爷已去乾安宫等着召见了,现下不能过来看长姐,不过长姐放心,口信是带到了,想必侯爷知道也放心了。”

纪烟雨依旧皱着眉头,心里暗暗猜度,圣人召见纪长卿什么事?莫非与纪青虹有关?

只听帘外传来哗哗水声,她疑惑地转头望去,却只见茜色纱帘飘飘荡荡,似有人来来往往。

“是我方才叫人备了热水,备着长姐一会沐浴使用。”

纪烟雨闻言感激地点了点头,犹豫一下才将纸团的事原原本本讲出,只掠过纪青虹的事不提,只说站在窗前赏景,便被人推了下去。

青儿一下子站了起来,“岂有此理!禁宫内苑居然会有这种事!”

纪烟雨忙拉住她的手,示意她噤声,“……为今之计,只有尽快禀明父亲。”

青儿犹豫了下,忽小声道,“在大家眼皮底下推人落水自是伤不了性命,难道是……想你在诸位殿下和重臣面前出个丑?”

纪烟雨眼前忽然闪现出溧阳的俏脸和她惯常嫌恶的眼神,没有反驳。

“一定是她!”青儿猛地捶了下塌沿。

纪烟雨忙拍了下她的手,“小心隔墙有耳。”

“她都敢做,还怕我们说!不行,这个事我要禀明太后!”

纪烟雨摇了摇头,叹道,“这次出手高明的很,纸条随我落水,早找不见了,我也未曾看到推我之人的面容,一点证据也无,只能吃个哑巴亏了。”

“难道就这样算了?”青儿怒道。

纪烟雨眼神转深,葱白手指紧紧拧起锦被一角,好一会才道,“我先洗个澡。”

“嗯,那我扶着你沐浴。”青儿勉强压下怒气,伸手来扶。

纪烟雨轻笑一声,“哪有让寿昌伯嫡女帮我沐浴的道理,柳儿依着宫内规矩不好过来,你快正经叫宫女过来啊。”

青儿知她这是为自己体面着想,眼见她露出笑容,情绪已恢复稳定,也不由暗暗松口气,“那我去叫人,还有我着人从太后宫中取来一套衣裙,就放在那边。”

纪烟雨点了点头。

…………………

青儿果然唤来一个宫女,那宫女伺候纪烟雨沐浴后便退了出去,纪烟雨换上青儿备好的一套紫色华服,果不其然又在一旁的妆奁中找到精致的簪环,还有朱砂,螺子黛等物,不由得会心一笑。

她拿起象牙梳一边缓缓梳自己的湿发,一边默默地想,如果真是溧阳的恶作剧,那纪青虹与昌和帝是溧阳故意让她看到的,还是纯属是个巧合?

纪烟雨正想的入神,忽听丝帘外传来“吱呀”一声,以为宫女去而复返,便随意道,“你退下吧,我这里没什么事了。”

然而帘外一片寂静,并没有人答话,纪烟雨开始以为是风将便门吹开的,却猛然意识到,方才宫女明明是将门带上才离去的,夏日微微凉风如何能吹得开!

她不由得警觉起来,“谁!”顺势将一枚簪子扣在袖里!

忽然间脚步声响,瞬间一个高大的黑影便映在纱帘之上,峨冠博带,分明是个男人!

就在纪烟雨要起身惊叫的那一刻,来人一把将帘子扯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至身前,大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纪烟雨惊恐地注视着眼前的刘湛,连惊叫都忘了!

刘湛眼见女孩如此惊骇,反倒歪着头笑逐言开,一边恶意地用手指摩挲纪烟雨嘴唇的轮廓,一边在女孩耳边轻声道,“怎么样,见我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纪烟雨口中“唔唔”不能发声,只能拼命摇晃着脑袋。

刘湛手大手固定住女孩粉嫩的俏脸,那脸颊滑腻一片,男人指腹忍不住轻轻揉搓,“你是聪明人,既然你在望月楼上看到了龙舟发生的一切,也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

纪烟雨眼中瞬间流露出恐惧之色。

刘湛见她了然,一勾薄唇,“我本想以正妃之位待你,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哪知父皇看上了你那个才貌平平的庶妹,逼着我不得不另想办法……”

男人忽然低头,蜻蜓点水般亲了下女孩的左耳垂,纪烟雨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咬住了刘湛的一根手指!双眼如剑,射出愤恨的光芒!

刘湛吃疼,却不闪不避,任凭女孩狠狠咬住中指,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半晌才道,“发恨发够了么?你非要引人过来看我们洞房吗?”

上一篇:第195章 无端落水 下一篇:第197章 为人为己?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