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谁是凶手?

男人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喉结动了动,干涩道,“你没欠我什么。” 一股涩意涌上心头,纪烟雨没说话。 车轮“吱呀吱呀”碾在石子路上,不堪回首的往事仿佛一根尖锐的针,总是

《嫡女烟雨》

男人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喉结动了动,干涩道,“你没欠我什么。”

一股涩意涌上心头,纪烟雨没说话。

车轮“吱呀吱呀”碾在石子路上,不堪回首的往事仿佛一根尖锐的针,总是在人选择遗忘的时候刺在残破的心上,如同百蚁同嗜,苦不堪言。

虽然眼前这个人没有直接伤害过自己,但纪烟雨还是本能地想和他保持距离,仿佛依仗着这点距离,就不会陷入与前世一样的悲惨命运。

她的心早已伤痕累累,不堪一击。

半晌,女孩才深吸了一口气,“你方才说,刘湛已想了法子抑制你出来,那这个法子是否同样也可以抑制他出来,甚至达到祛除他的目的?

刘落稽“哼”了一声,尖刻道,“你想的太简单了,这法子他岂会让我知道?难道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见女孩脸色微变,男人咬了咬下唇,“嗯,对不住………我只是想说,他身边自有得力的人帮他参详,我却没有。”

迎着纪烟雨疑惑的目光,男人苦笑道,“我首次出来是差不多十岁的时候,自此之后每次出现的时间可长可短,但合计起来,还是他做主的时候长。”

男人脸色越发苍白,眼中透出一丝不甘,“说白了,我只不过是个从属的影子罢了,我虽没有想着妨碍他,但是他却不依不饶,想了很多办法,就是为了能除掉我,不知他手下使了什么法子,使我出现的时间是越来越短。”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纪烟雨,“只有大婚那次是个意外,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竟然沉睡了三个月。但在那之后,大概隔了五年我才得以出来,而且也仅仅几天之后便又失去了意识。”

听他提到前世大婚,纪烟雨不自在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那这一世呢,你这一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刘落稽拧眉轻叹,“就在遇见你前不久,刘湛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出来,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我甫一出现,他身边的人马上分辨了出来把我禁在府中,凑巧上次是在城郊发作,他的手下一时不察,我才得以见了你和虎哥一面。”

纪烟雨不由得浑身一颤,如眼前的男人说得都是真的,那刘湛铁定也是重生之人!

他既然熟知前世种种,这辈子无论是夺皇位也好,拉拢人心也罢,全都是轻车熟路,若是他铁了心想得到自己,即便这次一时失利,那么今后也绝不会死心,就算拖到他登基以后也肯定会发难!

那人一句“生生世世”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真真是阴魂不散!

纪烟雨额头都覆上了一层薄汗,稳了稳心神才道,“你方才说他娶我是为了命格,这是什么意思?”

“你天生凤格,生来就有母仪天下的命,他要当皇帝……咳咳,当然要娶你过门。”男人简单答道。

联想到此前纪长卿半遮半掩将她嫁入皇家的态度,纪烟雨心里一沉,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不得不承认,若非有关情爱,那刘湛娶自己的原因也只能是这个!

凤格,凤格,她不由得苦笑,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命格,她就要入宫,受尽搓磨,然后白白送命,这真是吉利的命格吗?

分明残酷又可笑!

“最后一个问题,”纪烟雨顿了顿,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你和他前世是………怎么死的?”

她觑了眼男人神色,“我只是好奇,你不愿说也就罢了。”

刘落稽一怔,眼底一片阴霾,声音如同最凛冽的冰,“有什么说不得的,死前那一刻太过疼痛,所以我醒了过来,我的胸前插着一把匕首,是我平时佩在身上的匕首。”

纪烟雨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只听他接着道,“旁边似乎是太后的灵位,我努力想要叫人,嘴里却发不出声音,我试着拔出那把匕首,血一下飞溅出来,我回头看去,灵堂里横七竖八躺着几个人,脸上、身上、地上……全是血,外面是隐隐约约的火光,接着我便失去了意识。”

“这么说来,你和他也是被谋害致死的!”

男人脸色阴沉地仿佛能滴出水来,只沉默地点了点头。

纪烟雨沉吟片刻,“你不知道的话,他是否知道凶手是谁呢?”

男人愣了一刻,“我实不知,我出来的时间太短了。”

纪烟雨眼珠一转,“那你知不知道,比如说,他这一世,额外关注什么人?或者说仇恨谁?”

电一般的目光扫过来,满是赞赏,“这是一个好角度。”

他肃容想了想,“额外关注的有你还有太后,就是当今皇后。”

果不其然,自己一直在他的视线内……纪烟雨神色不悦,“还有别人吗?”

“他似乎颇为提防刘演和………魏延,要说是恨,也是有的。”

“魏延?”纪烟雨难以置信,“湘王说得通,毕竟是夺嫡对手,魏延是怎么回事?魏家不是你们的后盾吗?”

男人一挑眉,看了纪烟雨一眼,冷冷道,“魏家是他的后盾,我可没什么后盾。”

纪烟雨顾不得他冰冷的语气,她简直惊呆了,难道说前世弑君的竟然也有可能是魏延?

天啊!这不可能!

在她的认知里,无论前世今生,魏延都是国之栋梁,朝野声望最高的人之一,如何能做出弑君事出来?

抑或他与刘演其实是一党,参与了前世刘演的谋逆行动?可他身后是魏家啊,支持刘演魏家能有什么好处?

正在她苦苦思索之际,马车停了下来,柳儿隔着门帘道,“小姐,我们到保安堂了,按您的吩咐,已经停在了后门。”

纪烟雨看了刘落稽一眼,“这是我的店,我不叫说出去,没人知道你在这里看过伤。”

男人淡若梨花的薄唇动了动,还是干巴巴道,“……多谢。”

两人下了车,顾宏正好在店中,亲自安排了一间静室,叫了最好的大夫看伤。

顾宏眼见纪烟雨一面凝重,而刘落稽相貌举止更是不凡,一时间也不敢仔细打量男人,只在心里暗暗忖度。

静室内,大夫掀起衣袖,只见眼前伤者手臂和手掌一片光洁,登时一愣,花白胡子差点儿翘起来,“这………”

他看向纪、刘二人,一脸无措。

刘落稽深吸了一口气,回身对纪烟雨道,“请……小姐先出去。”

眼神里是满满的倔强,仔细看仿佛其中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恳求。

纪烟雨一愣,忙起身站了起来,顺便把顾宏也领了出去。

刚关好门,就听屋内传来“啊”的一声,甚是苦痛,紧接着呜呜两声,余下的声音似乎被男人吞了下去,无论如何也听不见了。

纪烟雨皱起了眉头,双手紧紧绞动着手帕。

顾宏虽然不知此人是谁,但是察言观色一番,便轻声道,“大小姐放心,这位公子的事,小人已经吩咐下去,任谁都不会讲出去半个字。”

纪烟雨点了点头,正心神不宁的时候忽听前方正堂似乎有人对答,“是您啊……对,大小姐在后面。”

她正犹疑间,忽听有人似乎大步朝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纪烟雨和顾宏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上一篇:第204章 迷中有迷 下一篇:第206章 不告而别
嫡女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