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不告而别

帘拢一挑,露出一张白玉般的熟悉面孔。 “大表妹!”来人又惊又喜。 “温表哥,都这时候了你怎么来这里了?” 温郁白抬起手扇了扇风,“我到府里才知道你还没回去,老夫人不放

《嫡女烟雨》

帘拢一挑,露出一张白玉般的熟悉面孔。

“大表妹!”来人又惊又喜。

“温表哥,都这时候了你怎么来这里了?”

温郁白抬起手扇了扇风,“我到府里才知道你还没回去,老夫人不放心,宫门口找人一问才知道你早就出来了,登时急得不得了,我便和澄哥儿自告奋勇一起出来寻你了,他去千金阁,我便先来这里了,这不巧了,刚好碰见!”

纪烟雨见他满头热汗,身上还是穿着早上那套簇新的纱袍,显见是脚不点地到处寻她来着,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不好意思,温表哥,你大好的日子还累你出门寻我。”

温郁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表妹别见外,这是应该的,对了,你出宫之后怎么忽然想起来了这里?”

他走近一步,借着屋里的烛火,觑了下纪烟雨的脸色,疑惑道,“难道是哪里不舒服不成?”

纪烟雨一愣,忙摆手道,“没有的事,只是顺便过来巡视下铺子。”

说罢给旁边的顾宏使了个颜色。

顾宏上前打了个千,“都是小人多事,之前铺子里进了一批山参,听说府里老太君身上不爽利,这不就想孝敬几只好的给府里,故找大小姐过来亲自看看。”

他笑着道,“没想到大小姐也是性子急,今天从宫里出来就直接过来了,也唬了小人们一跳呢。”

“原来是这样,”温郁白点了点头,脸上多了几分郑重,“论理我个外人也不好多说,只是表妹提前打发人告诉下府里就好了,这会子老太太正急着呢。”

纪烟雨当然品出了他言语中的嗔怪之意,忙不好意思道,“倒是烟雨疏忽了。”

此时忽听后面静室方向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啊”,这声音又急促又压抑,似乎发声的人忍到了极限才漏出了一声。

纪烟雨忙大声咳嗽了几下,接着跺了跺脚,拢了拢披风,“这晚上天反倒起风了,也凉起来了哈。”

温郁白根本没注意到那一丝微弱的声响,只关切道,“大表妹,要不我们这就回去吧,小姑娘家家的着凉也不好。”

纪烟雨一是怕温郁白站在这里听清楚后面的响动心里起疑,二是担心刘落稽的情况,只想速速打发了温郁白,自己好去后面静室看看。

她心思一转,忙扬起个灿烂的笑容,软语道,“表哥且容让我这一下,一定没有下次了,请先前厅坐,我同顾宏去后面包了人参这就过来。”

说着故意走近一步,若有若无地挡在温郁白身前,遮住了他的视线。

两人离得颇近,女孩音色婉转,语气中还带着一丝难得现露出来的俏皮,温郁白只觉得心重重地跳了一下。

他忙垂下眼帘,视线不知往哪里看好,“……不,不急,大表妹且忙着,我去前厅便是。”

说罢搓了搓手,掀起帘子转身就往回走,倒是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走就走呗,纪烟雨不明白他突然紧张个什么,不过也长舒了一口气。

顾宏忽然“噗嗤”笑出声来,“这温家表少爷哪里都好,就是说话有点老气横秋的,还说大小姐小姑娘家家,明摆着他自己也没多大。”

纪烟雨不以为意道,“表兄向来少年老成,处处知礼,要不年纪轻轻成了探花?我倒是想让澄哥多学学,奈何他不是这块料。”

顾宏心里暗笑,什么少年老成,方才见你一笑魂都没了,说来说去也就是表面的功夫罢了,一边想一边看纪烟雨的脸色,只听女孩皱眉道:

“走吧,我们先去后面瞧瞧。”

顾宏不由得心里暗暗惊异,没想到这粉琢玉砌少年的心思大小姐竟一点也没看出来,倒是有点可惜。

纪烟雨对他有知遇之恩,更是帮青儿找到了亲生父母,在他眼里,纪烟雨就是恩同再造,故尔总是祈盼着好人有好报,比如让纪烟雨寻得一个如意郎君长长久久平安喜乐才好。

眼见大小姐明显对这堂堂探花郎无意,顾宏便开始琢磨倒是将来什么样的人才堪配大小姐?一时又想到后面静室里治伤的青年,衣衫华贵、气宇不凡,便暗暗忖度起纪烟雨和他的关系来,只是不知如何开口询问。

他一边想着,一边脚下不停,在前引路,“大小姐这边请。”

其实温郁白心思怎样,簪花宴上表现又如何,纪烟雨当然模模糊糊能感觉出来,不过她天生直肠子,既然与裴元启有了约定,便不想在其他男子身上下什么心思。

即便是眼里看到了什么,她下意识地脑子里也排斥去深想,更何况此时此刻,静室里那位已经暂时占据了她的全部心神。

两人过了走廊一个拐角,见静室的门大开着,不由得对视一眼,心生疑惑。

纪烟雨几步走到门口,见房中只有收拾东西的大夫,刘落稽却不见了!不由得脑子“嗡”的一声。

“他那里去了?”

大夫抬起层层叠叠的眼皮,苦笑回道,“大小姐这位公子刚离开了,没说去哪里。”

纪烟雨心里急得不得了,这个刘落稽,还带着伤,明知道回晋王府要遭殃,这大晚上的还要去哪里?

顾宏察她脸色,“要不去后门看看,许还没走远?”

纪烟雨哪里用他说,急急忙忙就奔了出去,推开后门一看,四处一片漆黑,只有几户人家闪着点零星灯火,狭窄的后街上静悄悄的,哪有人影子?

女孩紧紧咬着玫瑰色的下唇,跺了一下脚,又折了回去,找那大夫,“他的伤怎样?“

大夫摸了摸下巴,“也不知谁帮他处理的,明明手被利器扎出个洞来,偏偏上面覆了一层与肤色相同的手衣,愣是看不出伤口来。”

“方才拿剪子将手衣剪开,才看见那伤口血肉模糊一片,跟手衣沾在一处了,费了好半天劲,伤口都裂开了,才把残破的手衣揭下来。”

光听他讲,纪烟雨就知道能有多疼,偏生那大夫看了纪烟雨一眼,佩服道,“公子年纪不大,却硬气的很,嘴唇都咬破了,愣是没怎么发出声音来,我的乖乖!”

顾宏插嘴道,“那伤口要不要紧?”

大夫一拍胸脯,“掌柜的放心,我已给他上了最好的金创药,包扎好了。”

“可就是………”大夫欲言又止。

“你说。”

果不其然,大夫疑惑道,“这公子有意思地紧,包扎完了就问我怎么才能让伤口好得慢一点……”

纪烟雨眉头一跳,“你怎么跟他说的?”

上一篇:第205章 谁是凶手? 下一篇:第207章 伤情伤心
嫡女烟雨